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请不要叫我幸存者一个大屠杀幸存者的讲述

2018-11-02 12:39:46

请不要叫我“幸存”者——一个大屠杀幸存者的讲述

新华耶路撒冷1月26日电(范小林)吉泽尔·塞科维茨的故事充满泪水和悲剧,却有着一个胜利的结局。

她是一名二战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同时又是一名临床心理医生。她用自己在大屠杀中的经历,帮助和治疗其他大屠杀幸存者。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解放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她向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吉泽尔1927年出生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她跟父母和两个姐姐生活在一起。在她记忆里,她有一个很漂亮的家。父亲是个成功的生意人,一家人过着舒适的生活,直到纳粹德国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

“即使那时年龄很小,也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总是有人冲我们喊‘脏犹太佬’、‘臭犹太鬼’,还向我们扔石头……”

空气中的恐怖气息越来越重。她清楚地记得父亲剃掉犹太教徒标志的长胡须的那天。“一开始我都没有认出爸爸,当我发现他是我爸爸时,爸爸非常尴尬,我永远记着他脸上那种羞辱、尴尬的神色……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她父亲宁愿自己动手剃掉胡须,因为他不愿让纳粹士兵碰它。

吉泽尔的父母把她两个姐姐偷偷送到匈牙利,企图保住她们的性命,但吉泽尔太小,她只能跟父母待在一起。之后,一家三口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住进犹太人区。但很快,她们被送上了前往奥斯维辛的火车。

火车上,她和父母意外与她的两个姐姐相遇。原来,欧洲已经没有那里对犹太人来说是安全的。这也是一家人一起度过的时光。

她回忆说,狭小而拥挤的火车里挤满了犹太人。所有人共用两个桶,一个用来盛水,一个当马桶。一路上,不停有人死去,有妇女在车上生产,人们饥饿难耐,每天都有人病倒……难忍受的是,所有人都知道,火车的终点是一个更糟的地方。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超过一百万的犹太人被集体屠杀,他们中大多数倒在毒气室里。

在火车上,一家人紧紧挤抱在一起时,吉泽尔从爸爸那里听到了一句忠告:“别想其他,使劲干活。什么活都要抢着干,看到什么活儿都要说自己会干。这样能救你。”

爸爸的话果然救了她。

在奥斯维辛,吉泽尔和姐姐们被派到附近一个工厂劳动,她们拼命干活,一直到集中营被解放。

她们的爸爸没这么幸运。

他一下火车就被带走,跟其他身体较健壮的男子一起被押往一个煤矿劳动。

根据后来的幸存者证言,她父亲死于集中营解放前一天,他属于被送进毒气室的那一批犹太人。当时距苏联军队攻进集中营仅有几个小时。

当问到她有关集中营的记忆时,吉泽尔沉默了,似乎不愿多说。她说,她当时所有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字:饿。她想这可能是集中营里所有人的感觉。

当问到她是怎么“幸存”下来的问题时,吉泽尔说,“幸存”这个词“太优雅”,她不会选择去用这个词。

“我们在集中营饥寒交迫,即使暴风雪的天气我们也没有鞋子穿;饿,每时每刻都在折磨我们。我不想告诉你们为了活命我都吃过什么。‘幸存’是一个理性术语,是一个抽象的词。食物,活着。饿会很疼,冷会很疼。这才是我们的感觉。”

吉泽尔是在解放几个月后得到父亲死讯的。她回忆说,她没有流泪,也没有悲伤。“所有的人都在哀悼死去的亲人,别人比自己更悲痛。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安慰你。为什么要哭?”

当期待已久的解放终来到时,吉泽尔和其他人同样用沉默迎接它。没有得到解放的欣喜若狂。每个人都在街上漫无目标地走着,到处都是难民,互相询问亲人的下落。

“我不知道自己去那儿?我还有家吗?我还有关心我的爸爸吗?我能干什么?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那里。”

战争结束后,吉泽尔终去了美国。

她结了婚,有三个孩子。她重新拾起12岁时中断的学业,成为一名临床心理医生。丈夫死后,她移民以色列,她的孩子们早已在这里生活。

在以色列,她开始为像她一样的大屠杀幸存者提供心理治疗,这份工作给了她极大满足感。

随着岁月的流逝,大屠杀幸存者年事渐高。她对如何治疗老年幸存者有独到的经验。她说,老年幸存者的问题是,找不到有同样经历的人倾诉,就像她已经去世的妈妈。“我的妈妈会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我姐姐。虽然能跟你谈,但那不是一回事’,她更需要同龄人伙伴。但她没有,每个人都死了,她们非常孤独。”

除了治疗工作,她还经常向在校学生和以军士兵提供心理治疗,陪同他们前往奥斯维辛集中营接受大屠杀教育。有一次她曾陪同一批以军军官前往奥斯维辛。“那是一次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难忘的经历。因为这群人不是婴儿,他们经历过战争,在战争中失去过朋友和兄弟,但他们仍像我带去的小孩子一样,泪流满面,无法遏制自己的情绪。”

当她看到接触到大屠杀事实的人的强烈反应时,她知道她必须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她说:“人们应该警惕,大屠杀决不能重演。”

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现在充满活力,有着活跃的社交生活,有个温暖的大家庭——她现在有21名孙子和7名曾孙子。她战胜了悲剧,还实现了她父亲来以色列生活的夙愿。她给别人提供心理治疗,也让她自己得到了医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原标题:请不要叫我“幸存”者——一个大屠杀幸存者的讲述

稿源:环球

作者:

纸上烤肉设备
玉石琉璃
膨润土防水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