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霸天刀客 第664章 真假沙蝶

发布时间:2020-02-15 21:27:35 编辑:笔名

霸天刀客 第664章 真假沙蝶

周若琳说道:“前辈,晚辈此次前来是向您请教一件事。”

“你别说,先让我猜一猜好不好?”乌鸦老人很有兴趣的说:“你要问我的是……有很多人来这里要我手里的东西,我会怎么办?”

“前辈真是聪慧,小女子请教的就是这个问题。”

“你要问,我要回答吗?”

“小女子恳求您能回答我。”

乌鸦老人说:“看到你的眼,便觉着我们俩有缘。虽然说我有点老,你有点小。但是现在看到你,更是坚定了我当时的想法。丫头,我们的缘分很深,上一世就是有缘的人。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一世把上一世的缘分续上?”

“前辈,小女子的下一辈子都给了我的夫君。”

“无趣无趣太无趣,开个玩笑都不知道配合一下。”

“前辈,这样的玩笑开不得。”

“好吧,开不得就开不得吧。”乌鸦老人说:“不管是一方还是几方的人来找我,我都是一个态度。谁能打动我,让我认为他是正确的人,东西就是他的。”

“前辈,您会怎么处理那些不能打动你,你认为不是正确的人?”

“不处理。不过也不会帮助。”

这一句话才让周若琳明白乌鸦老人的用意。

“前辈,您的意思是让他们互相……”

“诶,懂得不要说得。心知肚明不是更好玩一些?”

“那小女子明白了。这里还有一个请求,恳请前辈能允准。”

“说吧

。”

周若琳说道:“小女子想要先行离开这里,还有一同来的那些伙伴。”

“之前我们聊天,你说过要在天人海里找一处能够落脚的地方。其实这里已经是非常适合了。你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

“小女子想的多了些。小女子想要多去一些地方,好让夫君有一个比较。以便让他选出一个他喜欢的地方。”

乌鸦老人说:“你走了,你夫君如果来了可就是孤家寡人了。你不怕他在这里吃亏?”

“我的夫君身边也有护卫跟着,并不需要我的帮助。”

“那好,随你的意。”

“感谢前辈的谅解,小女子就不能陪伴前辈了。”

原来,周若琳是来向乌鸦老人辞行的,并不是要问什么问题。

周若琳下山,她身后的乌鸦老人没有回到山洞。一直到周若琳的背影消失在一块山石后,乌鸦老人才重新坐下来。

“不错的丫头,可惜。可惜是止戈老头家的人,不能碰啊……”

不管是不是因为顾忌已经死掉的止戈武神,而不能触碰自己喜欢的女人,乌鸦老人的遗憾是真的。

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喜欢展破魂,反正让已经毁了容的他,完全的得到自己,沙雅没有遗憾。

醒过来的沙雅,还有浑身被压得酸痛的展破魂,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沙雅有笑意。

展破魂没有。

“为什么冷冰冰的对着我?是不是我没能让你满意?”

“满意,非常的满意。”展破魂伸手去推沙雅,没推动。“要是你不压着我,我会更加的满意。”

“我喜欢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以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好不好?”

“那可不行,我还有周若琳呢。”

解开沙雅衣服上的个扣子开始,到现在亲口说出周若琳的名字,展破魂都没有想到和想起周若琳——自己承认过的,喜欢过的女人。

甚至说出周若琳三个字后,展破魂还没有想到周若琳是谁,是自己的谁。

“周若琳……”展破魂重复了这三个字,这个人的名字。

“周若琳?”沙雅问道:“我知道她,也听你说起过她很多次。我还知道你的王妃,一个更加有气质的女人。呵呵,好想早一些看到她们。”

“早点看到?为什么这样想?”

沙雅终于从展破魂的身上起来,傲人的身材一览无遗的展现在展破魂的眼前。展破魂明白了沙雅为什么这样想。

“你的身材非常好,不过你的模样可是比不过她们俩的。”

“我不好看吗?”

“好看。”

“那不就可以了。我又不和她们比较,只是不在意她们对我的比较而已。”

轻轻的敲门声,显示了门外人的小心和对展破魂的尊重。

只有你小心一个人,你才会表示出你对他的尊重。

沙雅麻利的穿戴衣服,展破魂还窝在被窝里问:“门外的是哪一个?”

“门外的是客内丘。”

“不是店小二?”

“当然不是店小二。”

“客内丘是什么人?”展破魂问。门外的人说:“客内丘是一个人的帮手。”

“客内丘你来做什么?”

“在下带来主上的问候,并期望武友您在临海城期间,能放心的让在下为您效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是不是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你是来帮我忙的?”

“完全的正确。同时武友您也可以放下一定程度的戒备,因为客内丘没有任何的企图在您的身上。”

“做一些事,来表明你的态度。”

门还没有开,展破魂就是在被窝里问门外的客内丘。沙雅已经穿戴好,端坐在了椅子上。展破魂见了,发现沙雅穿起衣服,更加的能惹火男人。

尤其是知道她的味道的男人。

就是有一些女人,穿衣的时候更加的吸引人,没了衣服的时候只是不会让你失望,可是她又会用她的热情和激情来让你忘记一切。

难不成这个沙雅光溜溜的时候展破魂有过失望?

女人有这样的特色,男人里也会有一些另类的人。比如门外边的客内丘。

透过门缝,有精纯的天地源力渗透过来。不用猜,展破魂都能知道是生命源石粉碎后释放出来的气息。

“想必武友能够知道,这是生命源石粉碎后的气息。在下想要通过这块生命源石来表达一件事。”客内丘说:“如果是生命源石能够解决的问题,客内丘一定会让武友您毫无后顾之忧。”

“什么时候我能见到指派你的人?”

“这个在下不能说。只能说这样一句话。”客内丘说:“当您见到尊贵的那一位时,您自会晓得。还期望武友您能美言一句。”

“哇,挺神秘的,呵呵。请进。”

门打开,客内丘走进来,规矩的站在展破魂的面前,又不卑不亢。分寸拿捏的极其准确。

“不管是哪一个人,面对你这样的人和事时,都会很小心。”

客内丘说:“您的胆量异于常人,若是换了他人,这间房门都不会允许让我打开。”

“那是当然。”展破魂说:“不过……出手就是一块生命源石,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展破魂的面貌印在客内丘的脑海里,不断的和皇上密诏中的画像重合。客内丘发现真人和画像没有一分的变化,是那么的相像。但是见到真人后客内丘才真正体验到,一个人的气质竟然会带给一个人那么深的变化。

画像里的展破魂只是一个人。

脑海里的展破魂是一位王,独占一方天地的王。

客内丘直奔主题,他知道和展破魂这样的人不能说多了废话。

“武友,您有什么需要,还请吩咐。”

展破魂盘腿坐起来,对沙雅找找手。“去弄点吃的回来,我饿了。”

沙雅起身,走在客内丘的面前。客内丘低下头。这一次不是他谦卑,而是沙雅给他的压力。

面对自己心仪的,而又触碰不到的女人,通常男人都会选择示弱的行径。那些咄咄痹人的,不顾自己的实力自信爆棚的男人,只会在书里和传说里才能得到他想要的女人。

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母狗不撅腚儿,公狗干哼哼。

沙雅说:“我也饿了,你能帮忙找来些吃的吗?”

客内丘笑笑,出了房门。

“我没有支开你的意思。”展破魂说。

沙雅说:“可是我误会你有这个意思了。”

“我们之间的信任程度很低,恐怕我做任何事你都能怀疑我的动机。”

沙雅说:“不啊。你睡我的时候,我就不怀疑你的动机。”

“别这样说。要不然我会误会你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家伙。”

“生气了,你生气了呵呵。”沙雅笑,展破魂看得到沙雅的怒火压制在了她的眼睛里。展破魂也笑。

“我说的话是个笑话吗?”

“不是一个笑话。”展破魂说:“可是我很想笑。”

“能告诉我一下原因吗?”沙雅靠近展破魂。展破魂站起来,开始穿衣服,一点的也没将沙雅放在眼里。

“轻视一个人是不明智的做法。尤其是轻视一位会帮助到你的人。”

客内丘送来饭菜的时候,展破魂刚刚穿戴好。“沙雅……她在哪里?”

“嗯?”

展破魂问:“本来不想这么早的和你说,但是我改变了主意。因为我想要现在就来一个了结,虽然我的实力不够。但是、可是、可但是,但是可呢……事在人为,正好老天爷给了这么样的一个机会。”

“展破魂,你想要说什么?”

“你应该是沙蝶。虽然你尽力的在模仿沙雅,可是有一样你是模仿不来的,也是石家和秦家不能进入到超家族的根本原因。”

“你说的真可笑。是不是我戳穿了你的把戏,你就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搪塞我?”

“沙雅的气质不是你这样的。”

展破魂坐下来吃饭,还招呼客内丘一起吃。独站在一边的沙雅,面色阴沉,但是没有发脾气的意思。

展破魂招呼沙雅。“坐啊,你也饿了,快来吃吧。”

门开了,沙蝶走了进来。坐到展破魂的身边,拿起碗筷和沙雅说:“你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展破魂说:“我一直在想,随时都跟在你身边的沙蝶去了哪里。现在我明白了,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出现。”

沙蝶说:“因为我知道我和她站在一起的时候,你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谁是沙雅,谁是沙蝶。”

展破魂的手放到了真正的沙雅的胸上。沙雅手里的筷子点去了展破魂的手背。

有血出,很多,留在了女人的胸口上。

“你为什么不躲?”

展破魂说:“这是我欠沙蝶的,应该还的。”

“这是她自愿的,你不欠她什么。”

手,发力,捏了,手里面的东西。展破魂说:“这是你欠我的。”

筷子还插在展破魂的手背里。随着手指的捏合,血流的更多。沙雅,由着展破魂捏,手里攥着的筷子也没有动。

“我欠你什么?”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碰。如果开始的时候我能发觉是你,我也不会碰。因为你,我背叛了我的周若琳,所以你欠我的。”

“你真的没有认出来我?”沙雅松开了手。“摸着自己的良心,你说你没有认出来那个沙雅是假的。”

带着血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展破魂说:“我自己的良心让我说,我没有认出那个人是沙蝶。”

“没有认出是沙蝶?哼!还不是一早就看穿了那个人不是我?”

客内丘非常识趣的放下筷子出去,喊来了一位岐黄师处理展破魂的手。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认认真真的谈一谈,我曾经和沙雅说过的事。”

“你不是已经变卦。”

展破魂说:“我当然是变卦了。当时我想的是拿到东西,不管用什么办法,东西必须是我的!现在不一样了,我变了。不管东西归了谁,暴怒山那里一定要清除掉那些妨碍到和平的人。”

“你还期待和平?”

展破魂去吃东西。

“你还有心情吃下去东西?”

展破魂说:“多吃点,好为我的和平战斗。”

沙雅不说话,展破魂埋头吃东西,场面陷入尴尬。沙雅头一次体会到了坐立难安的滋味。

“你不吃东西不说话,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展破魂,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本来就没有得寸,进尺是个什么鬼?”

沙雅腾的蹿出了屋子。

“她是怎么了?怎么都不像那个沙雅了。”展破魂停下筷子,外面的客内丘瞅着这个空儿快步走进来。

阅读章节,就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