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黑巫王座 第九章 袭击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0:38 编辑:笔名

黑巫王座 第九章 袭击

时间倒回任务开始前十分钟,死徒空间地下城的中央祭坛处。

一个脸色苍白,身材高大,皮肤上刻着血色纹络的巫师,把手中的画像递给两个容貌相似的一男一女,冷酷的说道:“找到这个人,抽出他的灵魂!”

那画像上是一个黑色短发,墨绿眼眸,神情冷漠的少年,赫然是索尔!

男巫师结果画像扫了一眼,皱着眉头说道:“奎尔曼大人,我们愿意为菲琉斯奉献我们的忠诚,可是,您应该知道,此人不在死徒内,恐怕我们根本找不到啊。“

奎尔曼冷冷的看着男巫师,等到男巫师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后,才收回冰冷的视线,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玩偶,扔给男巫师,冷声道:“不要让菲琉斯大人失望!”

“这是?”男巫师接过木头小人,仔细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菲琉斯大人失望。”

......

这是一条昏暗的走道,宽有三米多,顶部呈拱形,点距离地面大概有四米,周围的墙壁上布满了大片泛着荧光的绿苔,墙缝中不停地渗漏出猩红的液体,而地上,零落的分布着纯黑色,浓稠的水泊。

昏暗的走道一眼望不到尽头,如同通向无底深渊,冰冷,阴森的寒风从黑暗深处不时吹来,好似恐怖凶兽的吐息,充满了压抑感。

“踏,踏,踏”

索尔并没有使用火把,只是借着墙壁上的荧光,在昏暗的走道内摸索前进,沉着的脚步踏过地上的黑色水泊,发出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静寂的走道内,只有索尔的脚步声踏踏的响。

“怪不得这个任务被称为‘下水道清理’任务,这里确实和下水道很像。”

索尔已经走了十分钟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他心底的警惕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提高的警惕,同时心里开始回想源虫的相关信息。

忽然,在索尔身后地上的一个黑色水泊发生了变化,其实这黑色的浓稠液体,并不是水,而是一种类似于融化的液体金属,就见那个黑色液体中慢慢升起一个章鱼一样的头颅。

“章鱼”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流动在其表面的黑色液体并没有滑落,而是黏着在其表皮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形成了一层黑色硬皮,闪烁着漆黑的光华,就像是一层金属铠甲,只余下两颗金色的眼珠露在外面,冰冷的注视着索尔的后背。

而此时,索尔似乎没有发现身后的危险,依旧小心翼翼的探索着道路。

无声无息的,“章鱼”张开了血口,吐出一团肉卷,慢慢舒展开后,原来是一条惨白的长舌,舌尖还有一个恐怖的倒钩。

带着倒钩的长舌静静的在空中摆动,甚至连一点气流都没有带起,等待着向索尔发出致命的袭击。

这是源虫的一种,被王城内的巫师称为袭杀型,擅长偷袭,而且这一类源虫,一般都是和另外一种被称为猎杀型的源虫共同行动。

“喇”

突然,两边的墙壁中传出刺耳的尖叫声,刹那间,两团黑影从墙壁内一下子冲出来,一左一右向索尔扑杀而去,然而除了黑影的尖叫,并没有其他什么声响,走道的墙壁就像是果冻做的一样。

索尔心中一直警惕着,黑银十字剑也早已拔出,握在手中戒备,同时另一只手也捏着黑色尸骨,随时准备施展腐蚀之刃。

可是两团黑影来的实在是在太快,如同瞬移一般,直接穿过虚空,扑杀在索尔身上,而且它们的出现方式也太出人意料了,索尔放出的精神感应中,完全没有觉察到异常。

所以即使在刺耳的尖叫声响起的瞬间,索尔就做出了反应动作,左手闪电般抛出黑色尸骨,厉声喝道:“那修斯!”,电光火石之间黑色圆盾出现在索尔左边,挡住左边的黑影。

同时,黑银十字剑上瞬间出现绿光,索尔全力催动斗气,锋利的剑刃果断的朝右边刺去。

“嘭”

左边一声闷响,腐蚀之刃虽然挡住了来势迅猛的黑影,但恐怖的力道却透过圆盾冲击到了索尔身上,下一秒,圆盾爆开,化成漫天黑烟,包裹住黑影,顿时,黑影发出凄厉的惨叫,跌落下去。

这是腐蚀之刃的新用法,化成具有强烈腐蚀性的黑烟,是索尔从巫灵那里得知的小技巧知识。

索尔被那巨大的力道撞得五脏翻腾,口中发甜,脸色一白,但索尔神情不变,眼若寒冰,反而借着这股力道更加迅捷的催动长剑,刺向右边的黑影。

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黑银十字剑的剑尖上传来一股阻碍感后,索尔体内的斗气几乎是本能的立即疯狂涌向剑刃,只见绿光猛地一亮,“噗”的一声,索尔就感觉剑上一沉,黑影直接被锋利的细长剑刃直接贯穿,挂在了剑上。

“呼”

索尔轻微的吐了口气,紧张的心情刚刚放松,一股劲风袭上他的脖子,湿润的气息刺激的他后颈的寒毛刹那间炸起。

幸亏索尔是常年修炼武技,身体对危机形成了本能的预感,才在千钧一发之间,侧身,头部横移,虽然躲过了身首分离的危机,但那湿润的气息还是落在了索尔的肩部。

恐怖的倒钩直接穿透了索尔肩膀,同时一股难以抵御的巨大力量从倒钩上传来,索尔身不由己的倒飞而起,下半身拖拉在地上,飞速朝后而去。

危机之时,索尔精神暴动,30刻度的的精神力瞬间以他为中心爆开,形成的无形冲击波让身后的偷袭者立刻顿了一下,虽然下一秒,那偷袭者就恢复过来,力量再次加倍,速度更快的拖拽索尔。

可是这一停顿,就让索尔从那猝不及防的偷袭中反应过来,手中黑银十字剑一荡,甩掉剑上的重物,而后索尔手一松,十字剑脱手飞起,由精神力操纵着,凌空斩向肩膀后面的倒钩。

“喇!”

微热的血色血液,漫天喷洒,伴随着身后一声凄厉的尖叫,索尔肩膀上的倒钩被一斩而下。

巨大的惯性让索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滚过一滩地上的黑色液体后,砰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幸好索尔反应及时,护住了头部,才没有被撞出头部损伤。

身体一停,索尔毫不顾惜肩上的伤口和身体各处的疼痛,用力一拍墙壁,翻身而起,利用刚才在地上翻滚时看到的幻影,以及本身的战斗直觉,抬手一指,一道急速的灰色射线穿过昏暗的空间,射向一个黑色的“章鱼”。

“石化射线!”

然而让索尔惊诧的事情发生了,从未失手过的石化射线,竟然被抵挡住了。

原来石化射线射在“章鱼”身上后,虽然灰色石层迅速开始蔓延,但是与此同时,“章鱼”表面的黑色液体不停的涌动,石化了一层后,立即涌出新的黑色液体,不停地抵御着石化的力量。

一时间,双方竟然僵持住了。

北京看阳痿那个医院
贵州治疗牛皮癣去什么医院
合肥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江苏关于阳痿的医院
太原治疗白癜风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