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仗剑万里 百二十三章 分别

发布时间:2020-01-18 00:52:06 编辑:笔名

仗剑万里 百二十三章 分别

小厮们陆续把饭菜呈上来,有酒。

孔谦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仰头一饮而尽,神情带着淡淡的忧伤。

商羽对穆凡道:“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穆凡想起师父的告诫,商羽是个挺有头脑和野心的女人,与她保持交情,日后可能有大用。

商羽笑道:“见到你好几次了吧,之前好像都有人追杀,难得这一次没有人追杀你。”

穆凡笑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打点好了,当然没人杀我。现在是多事之秋,很多人没功夫杀我一个小喽啰。”

“我的意思是,这很难得。”商羽说着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穆凡挠了挠鼻子,有点尴尬,“你们商家其他几个分院怎么样?”

“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一盘散沙,聚不起来。”商羽苦笑道。

她接着对小婉说道:“上一次见你,你好像昏迷着。”

“嗯,我能活下来,得多谢你的帮助。”小婉嘴上说谢,心里却并不是多感激。商羽不是大发善心,而是救了她,有利可图。

商羽道:“没必要谢我,来,吃菜。”

孔谦喝了口酒,问道:“现在西北乱起来了,你们西分院有什么打算。”

商羽连忙道:“我们哪有什么打算,还请孔前辈多多指点。唉……如今的西北,一团乱麻,就像被层层迷雾包裹住一样,我看不清里面的事,不敢随便下注。”

孔谦道:“看不清就对了,既然你招待我,我便告诉你,不要下注,谁也不要押。”

商羽好奇的问道:“不押朝廷?”

虽然看不清,但她觉得赵轩很难赢,打到后期,朝廷必胜,赵轩必输。

孔谦点头道:“不要押!”

商羽思考良久,决定采纳孔谦的意见。既然自己看不清,那不妨相信局内人的判断。

她很想问为什么,可心里非常清楚,孔谦多点到为止,跟她说谁也不要押,再多的,他不会松口。

接下来的谈话,大家只谈琐碎小事,或者这段时间的境遇,对大事绝口不提,倒也融洽。

酒足饭饱,各自回到相应的住处,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孔谦便叫醒二人,继续赶路。

商羽和三人告别,自从三人离开西北,次遇到别人送他们。

骑着鹿鲑比御剑舒服,什么都不用管,躺在马背上闭目养神非常惬意。

在空中飞了十几天,没人阻挠穆凡一行人的返程。偶尔出现几个人,均是些小喽啰,连孔谦都不认识,把他们成肥羊。

对待这些心怀不轨的人,穆凡的手段非常利落,一剑下去,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临近剑宗,孔谦的情绪比以前沉重多了。他有时会失神,想起以前的经历。每到这个时候,穆凡和小婉识相的保持安静。

距离剑宗还有半天的路程,穆凡终于开口,“师叔,已经走到这里了,不如去剑宗坐坐,见一见你的弟子。他们跟你学艺多年,一定很想念你。”

“我……我就不去了。”孔谦萧瑟一笑,“因我而死的人太多,我欠剑宗太多,没脸见他们。”

穆凡道:“剑宗的诸多前辈……”

“别说了,我意已决。”孔谦望着剑宗的方向,“你是个聪明人,照顾好自己,现在世道越来越乱,你好好活着,将来继承承前剑。”

穆凡见孔谦态度坚决,心知劝说无用,却忍不住多嘴,“放心,如果有一天承前剑来找我,我一定会配得上它。”

孔谦一勒缰绳,鹿鲑停在云端,他调转鹿鲑的方向,沉声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路途走完了,我们也该分别了。”

“一路顺风。”穆凡想来想去,只憋出这一句话。

小婉也跟着说道:“一路顺风。”

孔谦一拍鹿鲑的后背,双腿一夹,鹿鲑带着他向云端深处跑去。他背对着穆凡和小婉,挥了挥后,算作告别。

穆凡看着孔谦的背影,没由来的心中一紧,似乎这一别便是永别。他只能祈求上天保佑,可他知道,哪有什么上天!

……

……

二人骑着鹿鲑飞到剑宗山门外,离别是秋天,归来已是深冬。

守山门的剑宗弟子发现穆凡和小婉的身影,连忙向上禀报。山门开启,让二人进去。

拜入剑宗快要两年了,景色还是以往的景色,山中多了很多年轻稚嫩的面孔。

二人中走着,忽然有人叫住他们。

“晏青,你回来了。”那人语气中带着惊喜,失去一臂,正是张戬。

穆凡回望张戬一眼,张戬的精气神比以前更好了。

二人从密林中相识,一同回到剑宗,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变化太大。

一个成了叶峰的弟子,点了香,为剑宗挣来众多光彩。另一个终于拜入内门,依旧默默无闻。

穆凡道:“你现在的情况如何?”

张戬笑了笑,“有了点起色,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剑宗和道宗联合演习的时候,你参加了,有没有见到那个参天古树?”

张戬的话将穆凡拉入从前,当时古树释放诡异的绒毛,出于自保,张戬丢下穆凡,独自离开了。

如今看以前的事,对错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穆凡摇了摇头,“没看到。”

张戬有些失落,他问了很多人,结果非常一致:没有见过。

穆凡问道:“你是认真的?”

他依稀记得,张戬说过一句非常远大的话。

张戬的断臂是古树导致的,在穆凡给他截肢的时候,他曾说过,一定要砍掉那棵树。

“当然是认真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放弃。”

穆凡正视张戬,他看不出张戬靠什么砍掉那棵树。始终追求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目标,要么是傻子,要么是心志坚韧至极之辈。

张戬看到旁边的小婉,视线并未停留,只是礼貌性的问候,“在下张戬,第十供奉的弟子。”

天知道他花了多少努力,从外门弟子爬到内门,然后成为十大供奉的弟子。

小婉微微一笑,欠身道:“小婉,拜于二长老门下。”

张戬见过林桑儿,虽然见得次数不多,但印象很深刻。眼前的小婉和林桑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女孩,一个个性张扬,另一个含蓄内敛。

穆凡拍了拍张戬的肩膀,“我们曾经一起同生共死过,你救过我的命,我这里有套剑决“剑归一”,赠予你。”

“使不得。”张戬连忙摆手,他没听说过这剑法的名字,可穆凡的身份摆在那里,注定剑诀不会平凡。

苏州市立医院北区
上海市闵行区中西医结合医院
成都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杭州白癜风医院
太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