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拣宝 第633章 西方骑士剑

发布时间:2020-01-18 09:17:31 编辑:笔名

拣宝 第633章 西方骑士剑

虽说大家都是靠眼力吃饭的,但是每个人的眼力也有高有低,其中沙庆丰杀一刀的名号,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而已。在茶室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出来之后又看见老孟突然那么热情,肯定更加的怀疑。

“老沙,你……”

此时,看见沙庆丰和自己抢人,老孟自然有些急了,不过察觉沙庆丰怪异的眼神,他顿时也警觉起来,立即改口笑道:“随便你了,我只是担心你搭了皮胖子之后,又多加一个人会超载而已。”

“好端端的,干嘛扯上我了。”皮求是十分不满,感觉自己躺着也中枪。

“呵呵,谁叫你能吃,该减肥了。”老孟笑道,也知道皮求是心宽,不会介意这样的玩笑才敢打趣。不然伤人自尊的话,一般是不会提的。

皮求是果然满不在乎,反过来威胁道:“回头上你家吃去。”

笑谈两句,在旁人的催促下,老孟带着几分无奈的心情开车而去,心里琢磨着到了酒店再找机会与王观接洽。

与此同时,沙庆丰也开车载着王观和皮求是离开了会所,缓慢的跟在老孟的车后前行。等到车子开了一段路程,他忽然回头笑道:“小兄弟,老孟说拣了大漏的人是你吧。”

“呃……”

王观有些意外,本来以为沙庆丰会旁敲侧击的,没有料到他直接开门见山。

“你也不用否认,老孟这个人我知道。”沙庆丰笑道:“性格十分沉稳,很少有刚才那样失态的时候,所以稍微联想就清楚怎么回事了。”

“尤其是皮兄,三番五次笑得那么诡异。肯定有鬼……”

说话之间,沙庆丰点了点皮求是,埋怨说道:“明明知道小兄弟的底细,却装聋作哑,真是不够意思呀。”

“兄弟,他都猜出来了,就别隐瞒了。”皮求是笑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听到皮兄说沪城有人拣漏的时候,我时间就想到你。发现果然不出所料……”

“对了,听孟兄的意思,他好像也出席了苏家老爷子的寿宴,当时你应该也在场,难道就没有见过?”皮求是有些好奇。

“参加寿宴的人太多。至少有三五百人,没怎么留意。”王观笑道:“我当时光顾和熟人聊天了,倒是没怎么注意其他人。”

“哦。”皮求是恍然。

“哈哈,真的是小兄弟。”沙庆丰喜出望外,十分高兴。

皮求是一怔,然后也明白过来,笑骂道:“老沙。你这是在诈我们啊。”

“不是诈,本来就有七八成的把握,现在却是十分肯定。”沙庆丰笑容满脸道:“小兄弟隐藏得真够深的,而且运气也着实让人惊羡。”

“侥幸。”王观轻笑道:“纯粹是老天爷赏饭吃。”

“说得太对了。”皮求是叹气道:“不过老天爷未免太厚爱兄弟了。让我连嫉妒的心思都没有了,只剩下麻木了。”

“那是那是……”沙庆丰连连点头,尽管他不清楚王观的“战绩”,但是仅仅是一个黑定茶盏。也足够让他羡慕到极点了。

附和之后,沙庆丰话峰一转。自然试探起来:“小兄弟,刚才我们说的话你也听见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王观眨眼道,摆明了是在装傻。

“明人不说暗话,小兄弟何必装糊涂。”

沙庆丰直言不讳道:“黑定茶盏,那是稀世珍宝,只要稍微的运作一番,肯定能让国内外藏家蜂拥而来。五千万只是保守数字,如果小兄弟肯配合,我一定帮你炒出一个天价来。”

大家是同行,沙庆丰也不讳言,一个炒字说明了一切。

“沙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

然而,王观也没有迟疑,直接拒绝道:“你们刚才说的东西确实在我的手里,不过我却没有出手的打算。”

“小兄弟,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沙庆丰自然劝说起来。

“老沙,你不用白费力气了。”就在这时,皮求是笑道:“王兄弟不缺钱,但凡珍稀宝贝落到了他的手里,那肯定是只进不出。”

“这样呀,真是让人遗憾……”

沙庆丰不说话了,旋即与王观聊起别的话题。作为一个专业的艺术品经纪人,他不会轻易放弃目标。不过经验丰富的人,做事情更加讲究迂回。

现在不同意没关系,那么就先打好关系,以后总有出现转机的时候。

以皮求是为例,为了求得半山和尚把唐伯虎的鸦阵图转让给他,足足软磨硬泡了好几年,这才算是如愿以偿。

这样的事情,不仅是皮求是,沙庆丰一样做得出来。不仅是他们两个,其他行里的行家,只要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经常这样干,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也很高。毕竟都是一个圈子的人,人家那么诚心诚意,有时候就耐不住情面就答应了。

带着这样的心理,沙庆丰自然要与王观搞好关系。这样的想法尽管有些功利,但是社交活动就是这样了,除了童年和学校时候的朋友,出到社会之后的人际交往,或多或少都有几分比较功利的色彩。

所以就算明白沙庆丰的目的,王观也不会觉得反感,反而顺水推舟与之闲聊起来。别提沙庆丰的阅历丰富,加上旁边还有见多识广的皮求是,三人自然不愁没有话题可聊。

一路上谈笑风生,很快就来到了君悦酒店。才把车停下来,未等三人下车,老孟就快步过来敲打车窗了。

“咔嚓。”

沙庆丰顺手打开车门,微笑道:“孟兄,这么心急火燎的,可吃不了热豆腐。”

一语双关,估计也只有老孟听出几分别样意味来。至于其他人,则是嘻嘻哈哈的,在旁边招手让他们快来。

“老沙,你这一刀还真是准。”老孟低声道:“都知道了?”

“你说呢?”沙庆丰一笑,然后转身招呼道:“皮兄,王兄弟,我们也下去吧,免得大家以为我失信于人,准备溜之大吉了。”

“差不多。”旁边有人接话道:“你再不来,我们真要叫阿Sir了。”

“别废话了,走了走了……”

一阵催促声中,王观和皮求是也下了车,随着众人进入了君悦酒店之中。

酒店装潢的精致华贵就不必多提了,本身又坐落在维多利亚港口海滨的旁边,只要角度合适,完全可以欣赏到波澜壮阔的美妙海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去,自然有服务员过来迎接。说了订好的位子之后,服务员立即引着他们轻快而去。走了片刻,王观突然停了下脚步。

“怎么了?”皮求是有些好奇,顺着王观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酒店一角,也有一群人往内部走去,似乎打算聚餐。

皮求是眼力也不差,看见一个人的身影,顿时惊诧道:“那个不是……”

“王兄弟,怎么停下来了,有事?”

与此同时,沙庆丰回头看了过来,一脸关切的神情。

“没。”王观微微摇头,扯了扯皮求是,又继续跟上众人。

皮求是慢慢挪步,表情却有几分不解,低声道:“王兄弟,他怎么在香港,难道说也对唐后行从图有兴趣?”

“皮大哥你多虑了。”王观轻笑道:“他有正事要办,碰巧而已。”

“是吗。”皮求是想了想,突然之间也有几分明悟,然后笑道:“没错,确实是正事,一忙起来,差点就忘记这茬了。”

“你们两个别嘀咕了,大家想吃点什么?中餐西餐,或者日本料理也行。”这时,沙庆丰豪爽道:“都到这份上了,大家就不用跟我客气,一定要尽兴……”

“放心,肯定不会和你客气。”

“注意了,老沙说了,一会儿大家只点贵的,不点好的。”

“知道知道……”

其他人装做没看见沙庆丰气急败坏的脸色,说说笑笑的就来到了通道角落。就在这时,一抹白灿灿的金属光亮,忽然之间就浮现在众人的眼前,在墙壁灯光的照射下,那抹光芒有些锋芒毕露的感觉,自然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在前面带路的服务员,差点没被吓得直接趴了下来。

半响之后,大家才定了定神,只见在角落之中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一身华丽装束,嘴巴叼着粗大雪茄的青年。

此时此刻,青年手里正拿着一把西方式的骑士剑,在剑柄的正面镶嵌了一个银色十字架,剑长十分扁长,刃上还有许多纹饰和英文字母,显得十分细腻精美。

不过,再华丽漂亮的长剑,只要出了剑鞘,那就是十分危险的东西。特别是这把剑明显是开了锋的,锋利的剑尖透出闪亮的光芒,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这样锋利的剑尖捅了过来,大家毫不怀疑,能把血肉之躯刺穿。

想到这里,众人又是一阵后怕,在前面引路的服务员额头更是冒出了冷汗,捂住胸口喘了口气之后,才惊魂未定的想要破口大骂。可是在抬头看见青年的一瞬间,服务员已经到了嘴边的骂声却咽了下去,差点没把自己舌头给咬伤了。

“蔡少。”

一瞬间,服务员声音有些含糊的叫唤起来。

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西院
重庆治疗男科医院
锦州牛皮癣怎么治
湖北白癜风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