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湖南杀人案续凶手作案后疑在死者家做饭睡觉

发布时间:2019-09-20 02:23:29 编辑:笔名

湖南杀人案续:凶手作案后疑在死者家做饭睡觉

符林芝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

醒来,还没有力气说话,硬讲出来的句话是,那个爷爷呢?

爸爸符安新回答她,爷爷死了。

符林芝眼泪流到气都喘不过来。

她意识尚存,四个小时里,努力地向警察回忆自己的遭遇。

回家路上,摩的司机欲行不轨,若没有一位老农相助,她肯定逃不掉。

她亲眼看见,老农被摩的司机砍倒在地。

行凶并没有中止,符林芝是位受害者,也是的幸存者。 在凶案发生的房子外侧,警方至少标记11处符号(红圈处)1月15日16时至17日11时,湖南省衡山县店门镇、开云镇连发三起命案,6人遇害,其中包括4位青少年。警方认定,27岁的摩的司机聂露勇是犯罪嫌疑人。

目前,自杀未遂的聂露勇已被控制。但警方没有披露另两起案件中,聂的作案动机。

在多位被害人家属的回忆中,43个小时里,疑犯聂露勇的杀人轨迹被勾勒出来。

围捕的村民找到聂露勇时,他躺在一个坟头上,身旁是半米高的荒草。

上身赤裸,左右小腹都受了伤,失去了抵抗能力——他拿军用匕首往自己肚子上扎。

这是2016年1月17日11时40分,衡山县开云镇姚家湾村三中组。

66岁的村民江真华在自家后山撞见了聂露勇,他抱着柚子,面色迷茫,在山坡高处来回转悠。

“他这张脸太熟悉了。”江真华让孙子报了警。

展开围捕行动的村民,几分钟内从4个增加到30多个。

12时20分许,警方到达现场,用皮带捆住聂露勇双手,将他送到医院急救。

县里接连发生三起命案之后,疑犯聂露勇归案。

危险摩的

“妹子,去源添(村)不?”

1月15日下午3点,衡山县店门镇钢材店门口,一辆摩托车停在了符林芝跟前。

大一学生符林芝刚放寒假,按惯例,她从长沙坐火车、转汽车,在钢材店门口搭车,回到位于茶园村的家。而源添村,就在茶园村附近。

摩的司机30岁上下,平头,穿红色棉袄,蓝色牛仔裤,戴灰色耳罩。

“没关系,茶园村的人我都认识。”见符林芝没有上车的意思,聂露勇安慰她。

符林芝犹疑,认为他的摩托车太小,自己的行李太多,准备抽回被聂露勇拿在手里的箱子,“我还是不坐了。”

聂露勇又夺回箱子,“你听我口音,我们是一个地方的,肯定没事咯。”

符林芝上了摩托车。

车开了一公里,在应该拐弯的地方,聂露勇突然加速直行,离开了岔道。

“赶快停下,我不坐你车了。” 符林芝叫了起来,聂露勇按住她,18岁的符林芝直接跳了车。

符林芝回忆,跳车的地方四周都是山,只有一条国道(G107国道),聂露勇拦在路前,只能往山上跑。

她扭头往山上看,远处恍惚有一个老人,她大喊:“爷爷,救我!”

64岁的罗学云正准备砍些木头,把自己种的菜围起来,不让鸡乱啄。

听到有呼救声,他抄起木棍,把正在爬坡的符林芝拉上来。

“姑娘,你先跑”

开始,罗学云以为是小情侣吵架。

看到前后爬上坡的两人,老人还说:“两口子,吵架不要跑到山上来,有事在家里说。”

“爷爷,我不认识他,我是学生,他是个骗子。”符林芝拼命摆手,“他会杀我的!”

聂露勇追了上来,向符林芝索要财物,女孩掏出了所有的钱,69块5,也被抢了去。但还是不行,聂露勇硬拉着符林芝往山里走。

罗学云觉得不妙,拦在两人中间,“姑娘,你先跑”。聂露勇喊,“你不要多管闲事,要不我一刀捅了你。”

符林芝有点犹疑,但还是跑了。

再回头看,罗学云已经被砍倒,聂露勇握着一把军用匕首。

聂露勇继续追

,抓到了在陡坡边的符林芝,符林芝挣扎着从陡坡滚下来。

山下的水田里,符林芝又被抓住,聂露勇举着匕首捅向她的脖子左侧部位,符林芝用手用力握着刀刃。

见符林芝奄奄一息,聂露勇推着摩托车上了国道,逃向店门镇方向。

符林芝按着脖子,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到国道上让人看到,才能活。

跌跌撞撞,甚至一路爬,终于爬上了国道,被人发现。

送到医院后,主治医生说,符林芝左颈部的肌肉都被搅碎了。

符安新听到了女儿讲述的一切,他感谢罗学云,没有这位老人,可能遇害的就是女儿。

在村里,大家都叫罗学云“罗书记”,多年前,他曾是师古乡的人大副主任,为人厚道、热心。退休后,一心在山上侍弄菜园子。

后来清理现场时,罗学云的儿子发现,老人随身带着的四千多块钱,也不见了。

起命案的事发当天,衡山县公安局就发布了万元悬赏公告,并公布了嫌疑人的图片及体貌特征。

然而,凶案没有结束。

旷家四子罹难

第二天一早,距案发地30公里外的开云镇山竹村,有村民见到了聂露勇。

这位村民回忆,16日早上8点多,他在路上走,见身后有个男子跟着,神色有点慌张。

村民觉得奇怪,前面是条死路,尽头是自己家。便回头问:“你要去哪里?这是条死路。”

聂露勇反问他,衡阳怎么走?村民把手往西一指。

聂露勇没有到衡阳,当天,同村的旷润华家就发生了凶案。

16日下午,下起大雨。旷润华下班回家,按理说四个孩子都该在家,敲门、竹竿敲窗、打、在群里问,都没有回复。

他借了别家的楼梯,从二楼阳台进去,推开门,四个孩子都停止了呼吸。

19岁的女儿小静身体还有些温热;10岁的侄子小毅躺在小静身边;16岁的侄女小茹躺在客房门口,裤子没了;12岁的儿子小顺躺在自己房间,身体已经僵硬。

昨天,冷静下来的旷润华推算出四个孩子遇难的大致时间。

案发当天,下午5点20分左右,旷润华下班到家。就在下午三点多,侄女小茹还在亲戚们的群里开玩笑要红包;四点多,女儿小静还给他打,问他要买什么菜。

他回忆,当天早上9点,女儿小静出门,下午4点多带着侄子、侄女才回到家。这其间,儿子小顺独自在家。

旷润华分析,小顺遇害,根据他僵硬的身体,时间应该是在上午。如果自己能早回家半小时,或许能挽回另外三个孩子的生命。

旷润华说,他仔细查看了现场,越想越冒冷汗。

厨房里有做饭的痕迹,碗筷明显不在平常孩子吃饭的地方;自己的房间出门前整理好了,回来床上却一团乱,应该是有人睡过。

他推测,凶手应该是在上午就杀害了儿子,之后再做饭、睡觉,又在下午4点多,杀害了刚刚回到家的三个孩子。

在旷家的房子后侧,警方至少标记了11处脚印等痕迹线索,这些证据表明,凶手很可能从二楼阳台攀爬而下,离开作案现场。

母亲护子拖住疑犯

16日晚,聂露勇或许是在开云镇师古村石门组的一间废弃的房子里度过的。

石门组一位70岁左右的村民告诉新京报,17日上午10点左右,他见到一位男子从这间房子里跑出来。男子身穿牛仔裤、黄色上衣,外貌极像悬赏通告照片里的人。

后面跟着警车、警犬。“当时还是没有抓到他,不然不会有后面的事”。该村民说。

他说的后面的事,指的是第三起命案。

在这起杀人案里,7岁的玲玲是年龄小的目击者。

她的妈妈,31岁的于宗弟在17日上午11点10分左右被杀害。

当时,玲玲在二楼阳台,与于宗弟的嫂子赵雪英在一起。

她看到聂露勇走进家门,随后听到于宗弟“啊”、“啊”的叫声,她跑下楼,看到在米缸边,妈妈手上还拿着饭锅准备舀米,聂露勇在用刀捅母亲。

她被表姐抱着往外跑,于宗弟拖住聂露勇,从偏房被拖到了大门口。

赵雪英说,杀完人后,聂露勇上了楼。还曾在二楼晃悠过一圈,她抱紧自己的小女儿,反锁了门,拉紧窗帘,终躲过了一劫。

昨天上午,谭玲玲拉着,在案发现场到处转。“你看,我妈妈就是在这里,被那个人捅了几刀。”

有人问于宗弟的名字怎么写,她大声地纠正亲戚,哎呀,你说错了,是这个“宗”!

孩子还没意识到失去母亲的痛苦。

看着活泼的玲玲,赵雪英落泪,“她还完全不懂事,以后长大了,这会是她一生中不能摆脱的阴影。”

于宗弟还有很多愿望。一周前,她把一岁半的小女儿送回了云南娘家,准备过年后去打工,还家里几万块钱的债。她还跟嫂子赵雪英说过,她还想要个儿子。

已同步至杨海威的微博

保定治疗男科医院
浙江治疗前列腺囊肿方法
庆阳治疗阴茎异常勃起医院
忻州治疗早泄费用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贵不贵
友情链接
小孩晚上咳嗽 两个月宝宝感冒症状 宝宝发热手脚冰凉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小孩止咳化痰吃什么药好 幼儿发烧怎么办 小孩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热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小孩晚上咳嗽是什么原因 岳阳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抚顺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阳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宣城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男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朔州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产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全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房缺医院哪家好 遵义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克州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铁门关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胎儿先心病医院 萎缩性咽炎医院 小儿急性喉炎医院 系统性红斑狼疮性巩膜炎医院 小儿囊性纤维性变医院 先天性膀胱颈挛缩医院 汕头有哪些医院 崇左有哪些医院 五指山有哪些医院 上海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湖北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济宁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