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战血凌天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狠手辣!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7:31 编辑:笔名

战血凌天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狠手辣!

第三百二十九章心狠手辣!

姬风苦笑了一声,温天博接下他刚才几乎全力的一击根本就没有动用多少实力,就是那么随意的轻描淡写的一抬手便将姬风的破天接下了。

“龙气是一种极为霸道且至刚至阳的一种力量,现如今的一声妖兽,比如説钢背地龙、九翼天龙,虽然都叫龙,但却离真正的龙相差甚远,体内蕴含的真龙血脉虽然微薄,但却是妖兽当中的几尊霸主之一,可想而知真龙之力有多么强大。”。

姬风问道“但是潘老,我并没有真龙血脉,只不过是将一缕精纯的龙气吸收炼化了,怎么也能发挥出细微的真龙之力?”。

温老説道“这真龙之气虽然不是真龙之血,但这缕龙气是真龙的精气神之一,相必那龙家的先祖定然是那半人龙家族,到了现在,血脉已经稀薄的几近消失,但是常年拥有这等血脉,也凝练出了龙气,不过…”温老话语有些疑问的説道“不过即便如此,那也只是半人龙的龙气,并不精纯,不经特殊的方式炼化,无法抽取真正的真龙之气。”説着,看了疾风一眼説道“你放心,那是你的秘密,我没有想要过问,如果有人问及的话,你只需要説是我给你的便是,别的你就一问三不知,免得招来麻烦。”。

姬风diǎn了diǎn头“多谢温老。”。

温老説道“无需如此,你是我大哥的孙子,那便是我的孙子,好好准备吧,大比还有几天,一切尽力而为,这里比你想象的要麻烦的多,高手也要多得多,那楚怀仁在其中并不算是厉害人物。”。

姬风再次谢过了温天博,便开始自行参悟龙之力。

整整的一天一夜,姬风都沉浸在对于龙之力的研究当中,让他惊讶的是,那一diǎndiǎn龙之力,竟然能够与他的战脉本源之力产生了一丝的响应,为此他曾询问过姬尊岚山,而姬尊岚山的回答便是“除去战脉与真龙有关系之外的话,那么只能説这两两种力量都是至刚至阳的之力,万物归元,万理归宗,这两种历练为此产生了共鸣,终的结果还要靠姬风自己去研究,不过也不排除战脉的源头是与真龙有关的。”。

第二天清晨,姬风便听见在自己的xiǎo院子当中传来的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嘭!”的一声,自己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姬风不悦的向着门口看去,只见门口站着四五个人,为首的便是那楚怀仁,剩下的四个人姬风自然是不识的,但是从他们趾高气扬的表情中能够看得出,这几个人跟定都是楚家的人,自xiǎo在中州长大,当然看不起姬风这个来自于中州之外的少年。

“xiǎo子,听説你姓姬?但并不是来自姬家的?”。楚怀仁问道。

姬风原本是盘坐在床上,当楚怀仁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姬风微微一笑,便躺了下来,説道“与你何干?”。

姬风的态度引起了另外四人的布满,其中一个个头的人怒道“哼,你这个xiǎo蛮子,一看就不是姬家之人,见到了楚怀仁楚公子,竟然如此态度!”説完,看向楚怀仁偷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説道“我先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一个初阶武圣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説完,一个见不上去,右拳光芒闪烁,对着姬风的面门一拳砸下!

姬风见状心道“连个跟班的都是武圣,这楚家的确够强!”随即説道“你不够看!”。説完,年抬起拳头对着向自己面门攻来的那颗大拳头轰了上去。

“轰!”的一声,这张床毫无损伤,周围的家具倒是被那两拳相撞激发出来的气流搅了个乱七八糟。

那个人“嘭!”的一下变飞了出去,砸碎了窗户,掉落在院子当中。

楚怀仁双眼一眯“xiǎo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楚家,不是你能够称王称霸的地方,你如此狂妄,肆意打伤我楚家人,难道这是在挑衅吗?”。

姬风缓缓的做了起来説道“没错,这里是楚家,但我随楚雷而来,算是你楚家的客人,既然身为客人,这就是你楚家的待客之道?”。

“哈哈哈,好一个客人,你也配成为我楚家的客人,我告诉你,那个楚雷,是被楚家发配出去的,即便现在回来了,也依然要回去,客人?我看称他做客人还差不多,既然你如此狂妄,那我今日就不得不教训教训你了!”説着,楚怀仁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衣袍猎猎作响,手中一柄长剑出现,身子一转,带着无边的劲力攻向姬风。

姬风见状心道“那柄剑有古怪,只不过是一柄剑,为何没有一次锋锐之气,却散发这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不应该啊。”

思索间,楚怀仁的长剑攻到,姬风向后微微一挪,从戒指中取出一柄地阶宝剑,迎了上去。

姬风便感觉到那股劲力从长剑上传出,顺着自己的剑就要冲进体内,一旦这股力道冲进体内的话,虽然不至死,但也会被这股怪力重伤,十天半个月之内也不一定能够痊愈。

“咔嚓!”一声,姬风手中的长剑无法承受那股怪力,就在姬风将宝剑丢掉的那一瞬间,宝剑四分五裂,在掉到地上之前便化作了粉末。

“xiǎo子,怎么?连自己的兵器都拿不住吗?”嘴里大喊着,右手一勾,长剑向着姬风的胸口划去。

姬风又是一个闪身,躲过了一击,楚怀仁哈哈大笑着舞动手中的长剑,能够逼到了墙角,再无可以逃窜的去路。

“真是一条滑手的泥鳅啊,你不是説怕打死我吗,怎的今日这么狼狈,来战啊!”。

姬风早在一开始便使用破妄之瞳观察楚怀仁手中的那柄剑,那柄剑看上去平淡无奇,实际上在这把剑的内部被关注了一股强大的劲力,在意铭文禁制封在其中,每次触碰便会宣泄出一部分,而这当中的力量应该是皇者大能灌注的,威力无比,但却是一次性的武器,一经激发,便会缓慢的自行消散。

看透了这铭文禁制当中的连接diǎn,姬风便微微一笑,在次取出一柄剑,这柄剑是一柄细剑,同样是平平无奇,但却而具备极快的速度与爆发力。

这楚怀仁姬风一眼便看出那一身的修为是被灵药催出来的,根基极其虚浮不稳,就连当年铁宵派去追杀虎头尊者都能够击败他。

姬风嘴角一挑,剑元猛然运起,手中的细剑如狂风一般舞起“叮叮叮!”一连四十八下全部diǎn到了楚怀仁的长剑之上。

这四十八击的目标都是那铭文禁制的连接diǎn上,被姬风一个一个的破坏掉,而那柄剑体当中蕴含的那股恐怖的能量是去了禁制的压制,结果便是气劲爆发,崩碎长剑,到时候手持长剑的楚怀仁个受到伤害。

一击diǎn完,姬风劲力运气,向身后的墙角猛然撞去“轰!”的一声,房间便出现了一个大洞,姬风人则是出现在了院子当中。

姬风这一举动,引得楚怀仁几人哈哈大笑,忽然,楚怀仁感到手中的长剑开始发生震动,而且越来越大,“混蛋,你做了什么!”。説完便感觉到不妙,将手中的长剑猛然掷出,爆发全部的玄气向着反方向奔去。

但长剑刚一掷出,“嗡!”的一声,铭文禁制彻底被摧毁,“轰!”的一声爆响,被封住的那可怕劲力瞬间爆发。

皇者大能的力量有多么恐怖,姬风是见识过的,更不用説从出生便一直生长在中州楚家的楚怀仁,他一感觉不对劲立刻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是,那一切也晚了,强大的劲力爆发开来,这间房子一下子变被那力量毁灭,“啊!”的几声惨叫,出去一开始就被姬风打到院子当中的那个楚家子弟,剩下的三人都是一声惨叫,便被埋在了废墟当中。

紧接着,废墟“砰”的一下被掀开,楚怀仁飞了出来,落到了院子当中,衣袍尽碎,露出了里面的内甲,但刚才那一击,犹如被皇者大能近距离的攻击,就算他身上的内甲再好,依然会受到创伤!

只见楚怀仁内甲已经被自己吐出的鲜血染红,脸色惨白无比,大腿上仅是伤口,严重的地方呗撕下去了一块肉,露出了出现裂缝的骨头,极其可怖。

“你这个混蛋!你死定了…”説完便喷出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然而姬风虽然远远的离开了那里,但皇者大能的力量岂能如此简单,因此,姬风该是被震得的气血翻涌,也正是因此,姬风才更加惊讶于楚怀仁身上所穿的那件内甲,竟然在如此近距离接触到皇者大能能量之下材质是受了一些外伤。

“嗖嗖!”数道人影落到了这个被毁灭的xiǎo院落,姬风放眼看去,除了温天博姬风识得意外,到来的这另外五人身上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一看便知是皇者大能无疑。

“随随便便就出现了五位皇者,当真是大家族!”。姬风心中暗叹道。

“姬风,这里发生了什么!”。温天博问道。

“怀仁!”一名老者大喝一声,窜了过去,“怎么回事!”説完,转头看向姬风,怒喝道“是你!一定是你将怀仁伤城这个样子,给我死来!”。

説完,右手射出一道光芒,这道光芒宛如划过夜空的流星,带着巨大的能量和劲力攻向姬风。

“哼!刘四郎,你在做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吗!”温天博大袖一挥便将那道劲力散去冷然道。

“就是这个气息,就是他,那柄剑一定就是他制作的!”姬风冷眼看去“刘四郎是吗?做出来的东西差diǎn要了我的命,现在更是直接动手,一旦我修为有成,个便是要杀了你!”姬风心中暗想道。

“温老,你没看出来吗,整个院子当中只有他还站立着,而且刚才他竟然还对我露出了杀意!”刘四郎将温怀仁抱了起来説道。

剩余的四人站在那里没有説话但是时刻都注意着温天博,很显然,这几人和温天博是一路的。

温天博没有理会刘四郎而是直接对着姬风问道“你将事情的经过説一遍。”。

温天博刚説完,便传来了一道声音,这道声音极其飘渺,但声声入耳,“将他们一同带来大堂!”。

温天博等人闻言皆是恭敬的一抱拳神鞠一躬説道“是!”。

“走吧,去一趟大堂,有大人物要见你,你放心,你只需要将事实説出来便可!”。温天博説道。

等众人赶到大堂的时候,姬风发现前天楚啸鲲当日坐的位置今日却是空空荡荡,而他本人则是坐在了下首的位置,楚啸鹏则是坐在了楚啸鲲的下方。

当楚啸鹏看到昏迷的楚怀仁的时候,登时暴怒道“怀仁!是谁做的!老夫定要将他碎尸万段!”説着眼睛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姬风,双眼的光芒犹如利刃。

楚啸鲲眉头一皱説道“刚才那一阵强大的波动,相比就是罪魁祸首吧。”説完这一句便对着姬风説道“这是你做的?”。

姬风説道“事情是这样的”。

説完之后,楚啸鹏冷笑道“哼,我看是你怕到时候敌不过怀仁,才使用了你所説的那柄剑吧!”。

姬风耸了耸肩对着那个空位置説道“前辈,我刚才所説的就是事实,想来这偌大的楚家不会有眼无珠去冤枉一个无罪之人。”。

“哈哈哈!好一个有眼无珠,少年郎,你可知道很多人当年仅仅是因为对我不敬便横死当场,今日你却直接开口道有眼无珠,好胆识!哈哈哈!”。随着这段话的飘出,这个大堂笼罩在一片极其诡异的气氛当中。

哗啦一声所有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父亲!息怒!”楚啸鲲跪在地上説道。

然而楚啸鹏则是跪在地上哭道“父亲,怀仁他他现在被重伤了,都是”。

话还没説完,那道声音响起“都是什么?都是他干的?你确定你要説出来这句话吗?啸鹏你知道我痛恨什么的,这件事情我很清楚,如果不是我对昨天他吸收龙气之后的反应感兴趣了,那么我或许还真的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此言一出,满堂皆寂,身为亲生儿子的楚啸鹏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额头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似乎在等着判决一般。

“罢了!念在没有铸成大错,我今日便饶了你刘四郎”那道声音説完之后,音调忽然一高叫道刘四郎。

刘四郎闻言身子一抖,那把剑是他制作的,今日老祖喊他定不是什么好事。“四郎见过老祖!”。

“啪!”的一声脆响在大堂之上响起“四郎,当年我让你护着啸鹏一脉,为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让你在勾心斗角当中充当打手!今日这一巴掌希望能打醒你,如果打不醒,那下次就别怪我了!”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刘四郎磕头説道。

“你们三人!”话音一落,同楚怀仁一同前去的那四名青年浑身大颤,已经説不出话来。攻击过姬风的那一个更是不知所措。

“你们三人连同楚怀仁想去做什么,我很清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跟楚怀仁一个下场!”。

説完之后“噗!”的一口鲜血喷出,三人昏迷了过去,身上瞬间出现了一片片的伤口,与楚怀仁身上出现的一般无二。

“至于你!”那个跟姬风动手的男子大惊,他似乎知道大事不好,急忙如捣蒜般边磕头,便失神的説道“祖爷爷,我错了,祖爷爷,我是怀童啊,祖爷爷饶命”。

虽然如此,但那道声音一直説着“没头没脑,让人算计,被人设计,简直蠢猪一头,与其让你出去被别人害死,还不如我亲手杀了你!”。

説完,砰的一声楚怀童化作了一蓬血雾,随风飘散。

姬风倒吸一口凉气,“这这还是亲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成都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菏泽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山西看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