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超维术士 第786节 捷波之约

发布时间:2020-01-18 00:24:53 编辑:笔名

超维术士 第786节 捷波之约

新罗斯伯爵府这一周并没有什么大事,对于他们来说,的新鲜事就是尼特少爷和看守雪莱园的女仆似乎走到了一起,奇怪的是,伯爵大人居然并没有阻拦。这意味着,麻雀似乎还真有跃上枝头成为凤凰的一刻,于是很多未嫁的怀春少女,心中隐隐有小鹿开始跳动。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也比较新鲜,所有人一直以为已经离开的巫师大人,原来一直在隐蔽处闭关,一周后重新回了伯爵府。当然,这件事他们也只是好奇,以他们的身份,并不敢妄议巫师大人之事。

而此时,重回伯爵府的安格尔,正在书房里,看着一本从市立图书馆里借来的——《魔夜弄潮声》。

这是一本以两千年前的传奇海盗“暴戾”图拉斯为原型,写的一本冒险。其中参考了一部分野史,也有部分是作者杜撰,情节颇为跌宕起伏,安格尔看的十分入迷。

看到精彩处,他会时不时的将精神力探入亡者教堂,看看躺在地上被黑雾缭绕的图拉斯,是否能从他身上找到书中那威武霸气的传奇海盗形象。

不过,图拉斯迄今为止都还在昏迷中,蔫蔫的,却是难以和书中印象相契合。

安格尔继续往下看,此时正看到精彩之处,讲述图拉斯持着剑,在与被称为海皇的盗贼集团斗争,以期夺回所有航海者都将之称为“大海荣光”的应许之地——极东之海。

战斗场面虽然描写的不够细致,但图拉斯的威风凛凛形象,却跃然纸上。

安格尔一边看着,也一边将缭绕在图拉斯身边的黑雾引渡出来。

他身上的紊乱能量太盛,已经三天了,还不停有负面能量溢出。那一团团的黑雾,就是紊乱的能量。为了避免亡者教堂另一间屋子里的弗德,受到紊乱能量的影响,安格尔只能时不时的将黑雾导出来。

刚把这份黑雾引导出来,安格尔看向图拉斯,意外的看到图拉斯的灵魂体动了动,翻了个身,虽然还没有清醒,但却是露出了大半的面容。

当安格尔看清他样貌时,表情突然一愣。

这是一个长相极其清秀,甚至可以称之为娃娃脸的面容。与他头戴的凶猛牛角盔,半露腹肌的皮甲,完全不相符合。

安格尔以为的威猛先生,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娃娃脸?!这剧烈的反差,让安格尔再也看不下去《魔夜弄潮声》的情节,一脑补就出戏。

索性合下书籍,将亡者教堂收进手镯,出了门。

在出门前,安格尔照了一下镜子,镜中是个懒懒散散的中年大叔,可下一秒便变成了英俊的少年。

回复真容的安格尔,看着镜中病态般苍白的脸色,微微叹了一口气。身体外伤修复的差不多了,但内在的伤势却是很难愈合,直接的反应就是脸色极差。

伸出手抹了抹镜子,安格尔的面容重新恢复成中年大叔模样,慢慢度步出了房门。

外面大雪纷飞,安格尔出了伯爵府大门,立刻便看到尼特牵着一辆麋鹿雪橇车迎了过来。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刚一出门便过来了。”安格尔淡淡道:“大雪天的,居然没有沉溺在桑娜女士的温柔乡?”

“嘿嘿。”尼特挠了挠头皮,被白貂皮草包裹住的脸蛋,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羞的,“只要大人在失乐歌一天,我就是大人的专属车夫。”

安格尔原本是打算直接飞离的,但因为内腑受伤,身体在自我修复的时候极易犯懒,能节约点能量消耗,就节约点吧。故而,安格尔也没有拒绝尼特,坐上了麋鹿雪橇车。

走出伯爵府的范围后,尼特才问道:“大人,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儿?”

安格尔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白雪茫茫的深处,轻声道:“这个啊,要问她才行。”

尼特疑惑的顺着安格尔眼神的方向看去,只见空无一物的雪面,突然慢慢的现出了一道人形,化为了一个身形娇小的白衣女子。

女子闭着眼,面貌姣好:“帕特先生,大人一直在附近的海洋公馆等着您。”

这个闭眼的女子,安格尔知道她叫白,他刚返回伯爵府不久,白就现了身,说是捷波希望能见他一面。

原本是捷波准备上门拜访,可安格尔当时太过虚弱,便推辞正在研究新炼制出来的炼金作品,等事毕后他再去见捷波。

这一拖,就是两天。

安格尔对着尼特道:“现在知道目的地了吧?就去那啥海洋公馆。”

尼特因为白的出现,有一些发愣。直到安格尔推搡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明白了,海洋公馆就在隔街,倒是不远。”

一边说着,尼特开始扬起缰绳。

白则向安格尔恭敬的点点头,又慢慢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看着白消失的地方,安格尔的表情微微沉凝,之前他能发现白,完全是因为对方故意放出了气息……可在白化为虚无消失后,安格尔却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

这种隐匿能力,安格尔前所未见。居然能完全绕开精神力的感知,甚至毫无一丝声息。

无论是用作偷袭或者说用来刺探消息,无疑都是强大无比的。

“果然,还是不能小觑任何人。”若是安格尔与白对上,对方只要出其不意的偷袭,熟胜熟负说不定也是个未知数呢。

尼特挥着缰绳,带着安格尔往海洋公馆过去,或许是见到失乐歌市出现第二位超凡者,尼特的表情很凝重,一路上沉默不语,不知在想着什么。

直到抵达海洋公馆的时候,尼特才道了一句:“大人,到了。”

安格尔下车后,看了眼尼特,轻声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超凡者一般来说是不会干涉你们凡人的事的,别想太多。”

说罢,安格尔直接往面前被大雪漫过的奢华建筑中走了进去。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安格尔听到另一边传来声响。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紫色长发的曼妙女人正靠在房柱边抽着烟枪,看到安格尔过来,向他走了过来。

安格尔停下脚步,他知道这个女子就是夏露海岭的人,当初他炼制血夜庇护的时候,她也曾出现过向他卖了个好。

“帕特先生,我可一直得闻你的大名,难得能见到真人,不如约个时间聊聊?”紫发女人的身姿妖娆,走过来时带着魅惑的香风。

安格尔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另一边。

海洋公馆的门口,此时站了一个蓝色华服的青年,俊逸的面孔,眉心有一个鳞片闪烁着淡淡光辉。

“捷波,我可没有进你们海洋公馆,难道在门口和老友叙叙旧也不行?”

门口的青年正是捷波,他看着把自己刻意打扮的魅惑至极的丝蔓,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老友?我可没有听说过,安格尔与你有旧。”捷波淡淡道。

丝蔓撩了撩耳发:“前日在白橡山有一面之缘,现在再见面,怎么不能称之为老友?”

捷波嗤笑一声,走了过来,没有理会丝蔓,直接看向安格尔:“上次在月瑟城的时候就想过要请你一叙,可惜没有机会。如今难得有机会,不如这边先请。”

安格尔点点头,顺着捷波的走进了里屋,留下丝蔓在外恨恨的顿足。

一进门,捷波便低声道:“外面那女人是夏露海岭的影鹅女,你别看她刚才对你搔首弄姿,你别相信,这女的性取向可是个迷。”

安格尔并没有接这个话题的意思,对于陌生人之事,他并没有八卦的欲望;而是直入正题的问道:“闲话也不多说,我近正在做炼金手札的归类总结,没有太多时间。不知,你突然找我有什么事?”

捷波表情一顿,脑海里回忆起不久前斯利乌的传讯,眼睛微微眯起:“我听说你前几天在隐蔽闭关,原来是在撰写炼金手札?”

捷波此话一出,安格尔的心中警觉性立刻提了起来。

虽然捷波话中并没有表达什么意思,看似在重复安格尔的话,但加上前面的时间限制,看上去却像是在有意无意的打听安格尔前些天的去向。

果然,下一秒捷波便问道:“说来我也挺好奇的,你在什么地方闭关,我一周前就让白去给你传讯,居然前天白才找到你。”

安格尔面色不动,并没有正面回答捷波的话:“看来白的追踪能力,没有隐匿能力强啊。”

说罢,安格尔继续道:“你找我来,就是说些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并不是,我这次邀请你来呢,自然另有其事。”捷波朝着内厅走去,“不如我们进去坐着说。”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两人朝着内厅走去时,都没有说话,却是各怀心思。

安格尔在思考着捷波先前的那番话,看上去捷波的确是有意打探他前几天的下落,就连他对外说辞的隐蔽闭关,他也打听到了。

可,捷波没有理由去打听自己的行踪啊?除非,他在那座岛屿上留下了什么线索,被深海之歌的人寻到了?但安格尔仔细回忆了每一个步骤,应该没有任何痕迹残留啊,而且他还把传送阵的首尾都清理干净了……

或许,是我想多了?

临汾市骨科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门诊怎么样
沈阳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柳州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运城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