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相师 101 福建大豪 加二十

发布时间:2020-01-18 00:38:20 编辑:笔名

相师 101 福建大豪 加二十

转眼间,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唐振东的一万筹码就翻了十倍,

虽然大家去赌场都是为了赢钱,但是在赌场赢钱却并沒有预想中的那么容易,赌场的赔率都是算好的,庄家肯定是稳赚不赔的,

不过唐振东的大杀四方,必然有人输的眼红,

“你出老千。”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指着唐振东鼻子説道,

在赌场忌讳有人説出老千,因为赌场的规矩是愿赌服输,既然敢赌,就要输得起,这种输不起的人,到哪里都被人瞧不起,

説人出老千,必须拿出确凿的证据,沒有证据,那就是污蔑,

唐振东冷笑一声,根本就沒正眼看他,“能玩的起就玩,玩不起就滚蛋。”

“妈的,你让谁滚蛋。”中年人看唐振东衣着普通,而且説的普通话挺标准,带有明显的北方口音,他也就胆气壮了起來,

中年人还有些张牙舞爪,唐振东后面的杜千一挥手,叫來一个赌场内保,杜千还沒説话,一指中年人,赌场内保就把叫嚣着,似乎准备砸唐振东两拳的中年人,给带了出去,

在澳门,开赌场都是拥有一定的武装势力的,而这些黑暗武装,就是赌场平时安全的倚仗,

“还有人玩吗。”唐振东看看四周,刚刚唐振东连赢几把,筹码在极短的时间内翻了十倍,有不少人都被唐振东这桌吸引了过來,手气好的人,总是会受到诸多关注,

如果刚才是唐振东大杀四方的那个位置空下來,抢座的人恐怕会抢破头,不过很多赌徒看唐振东根本就沒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稳坐中军帐,准备继续征战,

大家谁也不傻,风水好的位置被人占据了,那其余位置就是给人家送钱的,谁会去坐,

唐振东看了一圈,大概是感觉沒有坐,他长身而起,“算了,你们玩,我再找个地方玩。”

唐振东刚一起身,马上就有四五个人朝唐振东刚起身的这个位置抢來,

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竟然比年轻人身手还快,顺利抢到了这个大吉大利的宝座,

不过这几人,都是奔着宝座來的,却沒人关注下刚才那衰的不能再衰那人起身而空下的那个座位,

唐振东一看就差一个人,就坐满了,他四下一看,用眼神询问道,“这个座你们是不是都不坐。”

唐振东看了一圈,“好,既然你们都不坐,那就我來坐好了。”

唐振东在刚才那个喊他出老千的那个位置坐了下來,这个位置有多衰,大家都看在眼里,输钱也就罢了,而且座位上这人还被赌场的保安提走了,理由是扰乱赌场秩序,恐怕一顿毒打是少不了的,

见唐振东竟然舍弃了上位不坐,反而选择了个衰位,大家都有些惊异,

这里围的人又多了一圈,很多人都是这么被吸引來的,中国从來就不缺看热闹的人,有的來得晚,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有先前在这里看的,低声解释着这个世界真有傻蛋,舍弃大杀四方的主位不坐,却换了个衰位,

这么有意思的桥段,是赌场引人关注的话題,这些看热闹的赌徒们心理很奇怪,有人希望见证唐振东由好运变成歹运,但是也有人希望唐振东能继续好运,什么赌场的风水,狗屁,只要人在,处处都是好风水,

漂亮的女荷官示意唐振东可是开始吗,

唐振东diǎndiǎn头,“开始吧。”

这并不是説唐振东多有影响力,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坐下的人,荷官总要询问下坐下的人是否已经准备好,

刚刚抢了唐振东起身座位的人,朝唐振东微笑颔,似乎是説谢谢朋友,你真敞亮,放着好位置不坐,却让给了我,

唐振东也回了他,diǎndiǎn头,那意思是,不用客气,我一diǎn不介意,

张暗牌过后,唐振东依旧保持着笑容,从第二张牌开始,唐振东每把必跟,反正跟也是五千,一万的跟,即使输了也沒多少钱,但是一旦对方露了怯,不敢跟了,那唐振东就能诈到放弃一方的筹码,

如果是对方跟自己硬抗到,唐振东会从牌面和对方的心理上,决定是否梭哈,

除了偶尔例外的情况外,唐振东是每把必胜,把同一桌的三个人给赢的叫苦不迭,

谁敢梭哈,就基本意味着出局,筹码沒了,不出局干什么,

又是半个多小时,唐振东的十万筹码又整整翻了十倍,达到了一百多万,在唐振东面前的筹码基本都会小筹码,都快摞成了小山,

在座的三人额头早就见了汗,这次的梭哈太过诡异了,简直让人不敢置信,这澳门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赌场高手,以一万博百万,翻了一百多倍,

“神人,简直太神了。”

唐振东的惊人运道,很快就吸引了赌场方面的注意,不过他们看到杜千在这里,也就沒过來询问,因为杜千被王念之秘密沉江的事,还根本未曾公开,当然除了赌场的高层,王雷这样级别的人知道外,下面的人是一无所知,

王雷昨天暗算了唐振东后,根本不敢在澳门呆,他被唐振东实在是打怕了,装备精良的一百人,人人武装到了牙齿,手持搂机如喷火的乌兹冲锋枪,对于一个持刀的唐振东,竟然都杀不死他,而且还被人家宰了三十多个,这样的实力,王雷都吓傻了,哪敢在澳门呆,所以当天晚上,他就跑到了香冈,

王雷走的时候,又沒跟王念之説,而且他跟井中勾结的事,王念之也并不知情,所以王念之仍旧认为,王雷在赌场负责,

这一百万对于普通人來説,是个大数目,但是对于这日进斗金的赌场來説,根本不算什么,虽然这人的赌场赢的倍率很高的,但是也不算太离谱,

“你们玩不玩。”赌桌已经空出了两个座位,唐振东着实把这些人赢惨了,沒有diǎn家底的人,还真经不起这么折腾,

众人纷纷后退,后退的意思表示不会上來玩,但是其实还是围在四周,他们还是想看热闹,

“小兄弟,手气不错呀。”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走了过來,这人看到了杜千,讶然了一下,“这不是杜千杜师傅吗?你怎么也在这。”

杜千朝这人呵呵一笑,“邓董,在这里见到你可不容易,就凭邓董的家世和身价还会介意博彩这diǎn小钱。”

“杜师傅是博彩中的大国手,这么跟我説,我可不敢当,小赌怡情,哈哈,小赌一下。”邓董哈哈大笑,模样很粗豪,但是唐振东却能看到这个邓董的眼睛闪烁,显然并不是个易与的角色,相反,他粗豪的外表下,掩饰着他的智慧,

“那就祝邓董好运了。”杜千朝邓董拱拱手,

“哈哈,我要是运气好了,岂不是你们赌场的损失,这恐怕不是杜师傅愿意看到的吧。”邓董笑道,

“呵呵,其实我已经不在银河做了,邓董尽管赢,我沒有丝毫意见。”

杜千的话,让在场的女荷官,还有两个混在人群中维护秩序的内保听到,都十分惊讶的看着杜千,

杜千是银河赌场的镇场大师傅,一身赌技出神入化,只要杜千出马,基本上沒有摆不平的赌事,

“啊。”邓董听到杜千的话,也很意外,“杜师傅,此话当真。”

杜千diǎndiǎn头,“当然,邓董当知我杜千为人,説话习惯。”

邓董一diǎn头,“我当然明白杜师傅为人,呵呵,只要杜师傅不下场,我在这里当可大杀四方。”

邓董是内地建设集团老总,邓董姓邓名建威,是福建路桥集团老总,福建路桥集团是福建屈一指的工程集团,福建本地的路桥工程起码有百分之五十,是被福桥集团承建,福桥集团的实力在建筑业中屈一指,

不过邓建威有两大爱好,一是练武,二是赌博,练武增强体质,南方人多习武,而邓建威又练的是的铁线拳,威力巨大,在福建武林中,邓建威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当然邓建威还有个爱好就是赌博,邓建威赌博有个节制,那就是小赌怡情,这话是经常被他挂在嘴边的,邓建威更喜欢在赌博中寻找那份刺激,这也许是他赌博的初衷,

“邓董,这个就不一定了,大意失荆州,千万别大意了。”杜千警告道,

“哈哈,只要杜师傅不下场,今天晚上我请杜师傅一条龙。”

“那就不必了。”杜千摇摇头,

“怎么样,小兄弟,我看你手气不错,咱们來玩玩。”邓建威早就注意到唐振东和杜千,他也能看出唐振东和杜千似乎有diǎn关系,所以他提前跟杜千打了招呼,不过邓建威好赌,却并不一定要求必须赢,有的时候,输了更能让他思考,更何况还能交到杜千这样的赌坛大高手,输赢都无所谓,只求痛快就好,

唐振东朝邓建威diǎndiǎn头,“请坐,我就这些筹码,输了就沒了。”

“无所谓多少。”

“服务生,给我去换些大额筹码过來。”唐振东一招手招來服务生,

加更完毕,还有两章是今天的,

305医院预约挂号
徐州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宁波哪好
宁夏男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