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万法梵医 第六百六十章 大冲突

发布时间:2020-01-17 05:46:56 编辑:笔名

万法梵医 第六百六十章 大冲突

“你乱说什么?”

王秘书豁然转头,死死地盯向了周梅。

盗草人是什么?神奇物种榜单上排名第十五的珍宝,它从生到死都在收集植物,这是根植在基因中的本能。

每一株盗草人,都拥有一座植物王国,只有死后埋葬在里面,它们的灵魂才能得到安息!

这意味着什么?得到了一株盗草人,就将拥有无数的珍惜草药,盗草人的眼界之高,那些价值千万的稀有货色都看不上。

在灭疫界的历史上,还没从来没有捕获到盗草人活体的记录,所以这是足以让仲千秋和长老院都抢破头的珍宝。

王秘书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那就是用盗草人换来一生官位高升,在这之前,他可不想走漏风声,因为谁敢保证得不到的大人物不会杀了他泄愤?

“啊?对不起,没有盗草人,你们别听我瞎说!”

周梅被吓到了,赶紧解释,可是这种欲盖弥彰反倒让众人更加确信了。

“卧槽,不会真的有吧?”

灭疫士们面面相觑,可是除了这个可能,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前途光明无限的京大生攻击议会?

随后,众人的目光变的炽热起来,战斗都不怎么上心了,一双双眼睛都盯着部长室,如果目光化作利箭,那么这里早已经被摧毁成废墟。

金哲扫了一眼,百里归藏和沈聪虽然在帮忙,可仅仅是自保,陆雪诺应该是出于身份的原因,不想伤人,战斗有些畏首畏尾,夏本纯和明朝两位倒是出了死力,攻势一浪高过一浪,强突部长室。

轰!轰!轰!

灵压爆炸中,还有灭疫士的惨叫声传出。

“挡住他们,快给我挡住他们!”

王秘书大吼,看到珍宝瞒不住了,干脆威胁:“盗草人的消息已经上报给仲主席了,如果现在丢了,你们都要死!”

这一句话出口,灭疫士们的脸色都变了。

“别看热闹了,一队,二队,封锁大院,三队,四队,封锁办事处,去通知战医馆,把所有的战医团都派过来!”

一位副部长站了出来,气势十足的指挥,只要保住盗草人,也是大功一件。

这时候,就算是不同派系的灭疫士也不敢袖手旁观了,盗草人这么重要,如果丢掉,想想都知道仲主席都会愤怒成什么样子,杀人恐怕都是轻的!

“如果不想死,就赶快住手!”

副部长看着卫梵一行:“就算你们是京大生,突袭办事处,也是重罪,现在停手,说不定还能留下一条命。”

“滚开!”

卫梵对此嗤之以鼻,火力全开,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母亲的遗物。

轰!轰!轰!

一尊尊三米高的恶魔凝集而出,口喷黑雾,腐蚀空气。

“小子,这里可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一个青年窜出,他早看卫梵大出风头不顺眼了,现在干掉他,不仅出一口气,还能扬名。

只是在他即将接近卫梵的时候,他因为阳光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中,突然窜出了十几条黑色的阴影毒蛇。

咻!咻!咻!

阴影刺击。

“该死!”

青年眉目一紧,转身躲闪,可是动作刚做完,眼角就瞥到一抹腿影快速的踢来。

太快了,青年根本做不出反应,就被卫梵的鞭腿狠狠地轮在了肩膀上。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青年宛若炮弹弹射,一眨眼就飞出了三十多米,一头撞在了墙壁上。

轰隆!

墙壁粉碎,把昏死过去的青年掩埋。

卫梵三步踏前,再次遭到五人围攻。

侵蚀白夜!

唰!

光芒大闪,卫梵毫不畏惧的推进,手腕一抖,便刺出了万千刀光。

咻!咻!咻!

刀气激荡,死亡弥漫。

五位灭疫士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感觉仿佛置身于海洋中一般,只不过流淌过身边的不是海水,而是一把把的刀刃。

一种要被凌迟碎肉的压迫感,挤压着心脏,几乎让血管都惊爆了。

砰!砰!

有两个没反应过来的倒霉蛋浑身喷着鲜血,被踹飞,还有两个机智的选择了放缓步伐,正好和卫梵错开。

一个上了点年纪,懂明哲保身,所以直接后退了,那副狼狈的模样,让一众围观党看的目瞪口呆。

“不是吧?卫梵这么强?”

“尼玛,电视上看仅仅是觉得他比同龄人要厉害,怎么亲眼目睹,这么吊炸天?”

“卧槽,其他京大生也很彪悍呀!”

灭疫士们惊呼不断,何止卫梵,明朝和夏本纯的刀术不仅罕见,而且威能强大,犀利的一塌糊涂。

挡在他们面前的灭疫士,大多挡个五、六招就被打飞,多的一个,是一位破而后立的中年人,可也仅仅是十六招。

当然,这也与灭疫士们预估不足和没有解放斩医刀有很大关系,不过能在灭疫士不拼命的情况下拿到这种战绩,这些京大生,足以自傲了。

“你们干什么吃的?快挡住他们呀!”

王秘书大喊大叫。

如果是平时,副部长不会以身犯险,可是稻草人在前,让他忽略了危险,握着斩医刀,就要扑向了部长室。

“你要干什么?”

王秘书惊的伸手一扯。

“保护盗草人!”

副部长理直气壮。

“不需要你保护!”

王秘书才不相信这鬼话呢,副部长是长老院的人,一旦他拿到盗草人,肯定不会吐出来,到时候又是一番扯皮。

“呵呵,你在和谁说话?”

副部长狞笑。

“呃!”

王秘书胆气一跌,论职位,他差着副部长至少五个级别呢。

“滚开!”

啪!

副部长一巴掌就抽在了王秘书的脸上,把他扇的眼冒金星。

“不行,你不能去,那是我的!”

王秘书抱着副部长,使劲的哭喊着,为了升官,丢脸也在所不惜。

就这么一个耽搁,卫梵终于闯进了部长室。

桌子上放着玻璃罩,盗草人被关在里面,它受伤了,萎靡不振,而且它也很聪明,为了不让人看出森千萝的珍贵,一直忍着没看它。

森千萝被摆在桌子上,枝叶有些稀少,显然是叨叨带着它逃亡的时候被弄掉的。

见到卫梵,花苞微微打开,咿呀露出了脑袋。

“咿呀!”

原本一脸担忧的小女妖,立刻开心的尖叫。

“躲起来!”

卫梵吩咐完,劈手就是全力一刀。

轰!

玻璃罩的材质竟然很坚固,连一个裂痕都没有。

“那是议会专门用来囚禁珍稀物种的拘束器,纯粹的暴力是打不开的!”

陆雪诺提醒。

“交给我了!”

夏本纯让明朝堵好门,自己去开锁,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

“尼玛,快冲进去,格杀勿论,要是盗草人被毁了,你们都要给它陪葬!”

副部长破口大骂,俨然一副盗草人主人的模样。

办事处外,几个狗仔百无聊赖的等待着。

“你们说卫梵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

“拜访大人物吧?”

原本以为没什么大,可是办事处内突然响起的吵杂声,让他们精神一振,出于狗仔的嗅觉,他们觉得有大了。

很快,有两个灭疫士火急火燎的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

狗仔们立刻围了上来。

灭疫士本来不想说,可是随着一个狗仔掏出几千块,有点犹豫了。

“里边这么大的动静,消息肯定瞒不住,再说一句话就能赚几千块,多爽!”

一个狗仔循循善诱。

“再给五千!”

灭疫士也不客气。

等其他狗仔把钱拿出来,他们就得到了一个惊天的大消息,议会抓到了一只盗草人,而卫梵突然闯了进来,要抢夺。

没有前因后果的一句话,但是足够了,狗仔们兴奋的几乎跳起来,天梯赛强新秀冲击议会,这可是惊爆眼球的大!

同一时间,也有灭疫士给相熟的送情报,趁机大赚一笔,或者卖个人情。

“全都停手,不然我杀了盗草人,谁也别想要!”

金哲威胁,灭疫士太多,再打下去,对己方不利。

“强攻,不要停下!”

副部长催促。

“停手,没听到吗?”

金哲大吼。

“都停手!”

王秘书焦急的大喊,盗草人死了,自己连个屁都捞不着。

打斗声停歇,可是气氛更加的剑拔弩张了。

“卫梵,把盗草人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你们安然无事,不然的话,这可是足以判处死刑的重罪!”

副部长威逼利诱。

“不要说话!”

看到夏本纯要训斥这些小偷,金哲赶紧阻拦,谈判是要讲究技巧的,先凉对方一会儿,而且正主似乎也没来,不然就不是一个秘书说话了。

“啧啧,这就是盗草人?”

沈聪打量着这株一尺多高,完全由植物纤维组成的绿色小人,很是惊叹。

一辆内饰奢华的豪车,即将抵达办事处。

“如果真的是盗草人,我会力排众议,帮助你坐上议长的宝座!”

仲千秋修着指甲,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这是身为上位者的基本功,事实上,他很激动。

部下怎么敢欺骗自己这位主席?所以盗草人没跑了!

“是真的!是真的!”

郑部长满脸堆笑,说来也是运气,卫梵成名了,一个小偷觉得这种人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就趁着他比赛的时候,去碰碰运气,没想到被一个绿色的植物人给攻击了。

小偷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虽然知识储备不够,但是好歹也看过神奇物种大图鉴,于是认出了盗草人。

小偷自认身份低微,别说偷不走盗草人,就算偷走了,估计也是大麻烦,会被追杀,所以干脆就想把这个消息卖掉,换一大笔钱。

王秘书就是那个幸运儿,至于消息费,他没付,那个小偷早被打折腿割了舌头丢进了监狱中等死。

地位不对等谈生意,就是这种下场。

郑部长一下车,就看到路边闪光灯不断,是狗仔在拍照。

“主席,您的人气可真旺呀!”

郑部长大拍马屁。

“呵呵,赶紧走吧!”

仲千秋催促,可是几步后,以他的感知,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

当郑部长到达花园的时候,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脸色已经阴沉如水了。

“都挤在这里干什么?除了战医团留下,其他人都给我滚!”

郑部长发火了。

灭疫士们磨蹭着,都没动。

那可是盗草人,看一眼,就能吹嘘一辈子。

“没听到我的话呀,都给我滚!”

郑部长抬脚就踹了出去。

战医团是郑部长的死忠,立刻开始清场。

“卫梵?我管他是谁呢!”

郑部长怒火中烧,挡着自己升官的路,那就得死:“给我强攻!”

“可……可是他们会杀了盗草人!”

王秘书很担心:“要不要谈一谈?”

啪!

郑部长一巴掌就把他打飞了:“你个废物,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战医团再次确定命令后,就扑向了部长室。

“主席,这里都是自己人!”

郑部长赔笑。

“嗯,做的不错!”

仲千秋很满意,这种时候,不能谈判,不然会更乱,一鼓作气杀死对方是正确的做法!

“你们真以为我不敢杀盗草人吗?”

金哲威胁,跟着提醒:“叫,惨叫!”

“叨!叨叨!”

盗草人立刻痛苦的喊了起来。

战医团的人又放缓了脚步,一个个往身后看去,次见这种人质。

“怎么办?对方好像不怕威胁呀!”

沈聪蹲在窗户旁,露着一只眼睛张望。

“看来只能杀出去了!”

明朝说完,就收获了一堆白眼。

开什么玩笑,别说这里有不少医龙,就是那一大堆斩龙境的灭疫士,就够用人海战术堆死他们了。

情况变得危机了。

仲千秋摇了摇头,不过是破而后立的灭疫士,这种威胁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就在他准备亲自动手,弄死这些蚂蚁的时候,急促地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

陆独行带着几个部下,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哦?陆议长大驾光临,这是要干什么?”

仲千秋皮笑肉不笑。

“听说有人偷了东西,我来看看!”

陆独行这话,有些耐人询问,‘有人’是谁?

“呵呵,明明是有人强闯办事处,打伤了人!”

郑部长立刻跳了起来,他知道陆独行和主席不和,这种咬人的机会,不能放过。

“我和你的主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陆独行一眼就瞪了过去,霸气的姿态,顿时让郑部长气势一滞。

北京股骨头医院电话多少
南京新协和医院口碑怎样
宝鸡知名癫痫病医院
邯郸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汕头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