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威立雅的中国水生意高溢价收购拷问系统维护

2018-12-06 22:57:07

威立雅的中国“水生意”:高溢价收购拷问系统维护质量

每经 鄢银婵 发自重庆、成都

兰州自来水污染事件,将威立雅推至风口浪尖。

威立雅水务集团是全球三大水务集团之一,在全球拥有11个研发中心,为世界100多个国家提供服务。自1994年进入中国以来,目前踪迹已遍布中国近一半的城市,市场占有率居于前列。据中国水统计,截至2013年底,威立雅中国的水处理总能力约1322万吨/日,位列国内第二。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引起了诸多争论,也让我国市政公用事业中广泛使用的 PPP 模式(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再次为人们所关注。

近年来,以高溢价并购、金融之手以及附加服务等集合而成的 威立雅模式 给中国水务市场带来了一定冲击。

此外,《每日经济》查阅公开资料发现,2007年以来,该公司在中国多个城市因污染问题多次受到公开处罚;消息显示,从检测出自来水苯超标到消息公布后的10多个小时内,威立雅也被质疑存在迟报行为。对此,威立雅水务集团宣传部长田华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不存在拖沓低效的问题,苯的检测较为复杂,花费的时间要长一点。

昨日(4月13日)多次拨打威立雅中国的办公,且向其邮箱发送了采访邮件,一直未得到回应。此外,《每日经济》还拨打了威立雅法国总部的,对方回应称,现在是周末晚上,明天(4月14日)上班时间请再打。

对于眼下备受关注的用水安全问题,包括绿色和平污染防治组主任杜莎等专业人士均认为还需要从制度上找原因。 兰州的石油化工产业与居民区是混在一起的,这也是全国的普遍现象 石化总是与城市混居,因此政府必须出面从规划方面来调整、监管。 杜莎说。

此外,杜莎还认为,我国对水务行业的监管,水利部门和环保部门有交叉,前期建设水利部门监管,随时的上报监测信息又划归环保部,这一机制还需要改革。

威立雅 污染门 频现/

4月11日中午,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被曝其出厂水及自流沟水样中苯含量严重超标,当地政府称24小时内不可饮用该市自来水,并切断了该市部分地区的自来水供应,引发当地民众争相抢购矿泉水。

《每日经济》搜索公开报道发现,威立雅旗下水厂并非首次出现污染事件。

例如,据 《中国环境报》报道,2013年5月,威立雅海口白沙门污水处理厂被查到出水粪大肠菌群数超标,海口市环保局于2013年11月对其违法行为进行立案处罚,并责成威立雅集团采取有效措施。2012年9月,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对威立雅执行《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情况进行监督性监测时发现,威立雅焚烧炉废气多种元素超标,该项违规终在2013年8月迎来环保部的公开处罚。

如果一家公司有一两次因为污染问题被环保部门处罚不能说明问题,但是其在全国各地的项目都相继出现污染问题,就有一定警示意义了,这很可能与公司管理、运营有关。 重庆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张姓教授表示。

不管是中资还是外资水务,均需要建立完整快捷的危机处理预案,并及时上报通报。增加检测频次与危机处理能力,是给水厂提出的新要求。 杜莎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表示。

高溢价收购模式/

1994年底,威立雅正式进入中国;1997年6月,威立雅水务与天津市供水部门签订合同投资3000万美元改造经营凌庄水处理厂,并共同出资成立天津通用水务公司,其中威立雅持股55%,由此开始了它在中国的经营之路。

1998年和2002年,威立雅相继通过招投标方式介入成都和上海的水务市场。

威立雅在中国的投资动作,和其集团的战略以及国内水务市场的变化密切相关。 一名李姓水务投资分析师告诉《每日经济》,2002年,威立雅水务将国际业务发展的战略中心转移到亚洲,并增加了在华投资比重。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通用水务公司,威立雅持股达55%,成都第六水厂的项目公司中威立雅持股60%,上海浦东威立雅公司中,其也占有50%的股份,均处于控股地位。

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所长王志乐认为,这一投资方式与威立雅自身水务运营商的角色定位有所出入,项目融资中资本金部分往往只占总投资的20%~30%,控股方需要承担融资运营的风险。

2002年后,在国内多个城市的水务投标市场上,威立雅频频出手,并终成功渗透到北京、深圳、宝鸡、昆明等城市的自来水及污水处理市场。

《每日经济》在梳理资料中发现,威立雅终 吞 下部分地区自来水企业股权时,一个明显的取胜方法便是以高出竞争对手报价和资产估值的数倍出价。

2006年9月15日,兰州供水集团发布针对45%的股权进行公开招标。包括威立雅水务、中法水务、首创股份均进行了现场尽职调查,并递交了投标文件,苏伊士和首创的报价分别为4.5亿元和2.8亿元,而威立雅以远高于首创股份6倍的投标价17.1亿元中标,净资产溢价达到280%

2007年1月,海口水务集团通过海南产权交易所公开发布招商信息,转让净资产为6.3亿元海口水务有限公司50%股权,拟转让价格为3.15亿元,首创股份、中法水务、香港中华煤气和威立雅均对海口项目提交了报价。,威立雅以超过底标价3倍的价格竞得该部分股权,拿到项目合营公司49%股权;2007年9月,威立雅又以21.8亿元夺得天津市北水业49%的股权转让项目,出价超出净资产3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这一高溢价模式令不少竞争企业公开表态称 怎么算,怎么不赚钱 。

倾向与金融资本合作/

《每日经济》在梳理威立雅在华脉络时发现,上述在兰州、海口水务市场与其竞标的首创股份时有出现,不过扮演的却是合作者的角色。

2002年,威立雅水务与首创股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在资源、资金、管理、技术等方面携手和互补,经营城市基础设施项目;2003年,双方合作成立首创威水投资有限公司;随后双方又再次联合成立了宝鸡威创水务运营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威立雅与首创股份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成立合资公司,成功收购深圳水务公司也是双方合作的项目。而在这场收购大战中,首创股份凭借国企信用获得银行18年期20亿元贷款,承担了29亿多元收购款中的绝大部分,合资公司为此项目所支付的不足10亿元。按照威立雅持股合资公司50%股份折算,其付现的资本还不足5亿元,而正是这部分资金却实现了持股总资产超65亿人民币的深圳水务集团25%股权。

事实上,类似这种首创股份提供投资资金、威立雅负责运营管理的模式在双方合作的宝鸡、渭南等项目中均有迹可循。而正是其娴熟运作金融资本的能力对其频繁开展的高溢价收购提供了充分支撑。

类似首创股份的合作伙伴,威立雅在中国还有很多。包括平安信托、中信泰富、光大国际等具有强烈金融背景的企业均一度以合作伙伴的身份一同出现在威立雅多个收购案例中。比如平安信托参与的柳州自来水信托项目、中信泰富参与的昆明、常州的供水项目以及光大国际参与的青岛供水及污水处理项目。

水务行业门槛并不高,我国的水务标准也定得不是特别高,我国水务问题出现的问题比较多,关键还是在与要有很好的防范措施。 杜莎表示。

事实上,正是因为我国水务行业门槛不高,也令威立雅在华选择合作伙伴时更倾向于金融资本。 高溢价收购帮助公司迅速提高中国市场占有率,同金融资本合作,能保证高溢价收购项目的资金来源,同时也能将每个项目公司的管理权和控制权牢牢攒在手里,但也令其在环保技术方面容易出现漏洞。 对水务行业颇有研究的分析师李华阳说。

将投资与运营一分为二/

威立雅参股各地自来水公司,大多未占据控股地位,却往往在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下设立一家自己控股的运营公司,专门运营合资公司业务。比如天津通用水务公司便专门运营业务;其中,天津津滨威立雅的股权结构为:天津市自来水集团拥有51%,威立雅水务占有49%股权;天津通用水务公司中,威立雅则持有55%股权。

威立雅这种模式非常别具一格。 李华阳说,国内水务项目普遍采取BOT模式将投资、运营两个阶段合二为一,威立雅的模式是将投资和运营两项职能一分为二,项目投资阶段是资金流出阶段,对技术要求不高,而项目运营阶段是资金流入阶段,有一定技术含量。 威立雅将资金流入阶段的控股权牢牢捏在手里,将资金流出阶段的控股权让给他人,也就意味着较小投入、较高产出有着较大操作空间 。

除了运营公司带来的利润外,威立雅的赚钱手法还包括与项目公司签署顾问咨询服务协议,每年获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顾问费。此外,还有政府管系统维护等方面的收入。

对于水务公司来说,官接入费是一项较大的收入,包括接管的材料费、人工费以及施工利润,在这些费用收取上,水务公司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重庆水务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透露。

照此说法,威立雅在国内大多数城市的自来水市场均拥有一定话语权,这部分收入相当可观。

威立雅进入某个城市自来水市场前,往往会先成为这个城市的政府水务顾问,以便于详尽了解情况。 李华阳介绍说。来自《财经》的报道显示,在知名的兰州收购案例中,威立雅便是甘肃省水务改革顾问,这一身份令其获悉兰州城市管系统维修空间大计工业用水和居民用水不分等信息提供了便利,终在竞标方案中的高溢价提供了底气支撑。

据兰州本地媒体《鑫报》报道,2008年4月,兰州市投资1.5亿元对自流沟输水管渠进行了整治。另据新华社4月13道,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教授、国家环境应急专家组成员王金生表示,初步判断,兰州自来水中的苯来源于兰州石化上世纪80年代发生泄漏事故后渗入到地下的污染物。对于自流沟为何现在才出现苯污染,王金生解释说,自流沟是水泥结构,每隔一段有一条收缩缝,自流沟的设计寿期到了以后,收缩缝老化,滞留区的含苯地下水通过收缩缝进入自流沟,进而污染到水质。

按照这个说法,威立雅介入兰州水务市场后承担的管维修工作做得并不到位。 李华阳认为。

(实习生丁舟洋对本文亦有贡献)

《《《

专家观点

PPP与公众利益不一定冲突

每经 金微 发自北京

出现苯超标的自来水厂是2007年威立雅水务和甘肃兰州供水公司的合资企业,其中威立雅持股45%。目前,威立雅除了在兰州以外,在青岛等国内多个城市均有水务投资,这些经营形式目前在我国市政公用事业中广泛使用,通称 PPP 模式(公私合作伙伴关系)。

PPP 现已成为财政部力主推广的模式,被寄予解决城镇化资金来源、缓解地方债等期望。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预计2020年城镇化带来的投资需求约为42万亿元, PPP模式抓住了有效解决城镇化融资需求这一关键环节。 《每日经济》就此专访中国财政学会PPP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从PPP实践者的角度解读兰州水务事件及中国PPP推广等问题。

威立雅是否迟报尚不清楚/

《每日经济》(以下简称NBD):这起污染事件中,对于迟报的问题,威立雅回应说 没有停水的权力,只能向主管部门汇报,由市政府决定。 请问,PPP合作对企业有什么规定?

金永祥:这属于政府和企业签订协议时的划分,具体的规定由双方协定。比如停水,是政府批准停水,这是规定,企业必须遵守。

如果这起事件归于不可抗力,比如污水突然进来企业事先不知,会当作不可抗力来处理,那威立雅没有;如果他应该检查到而没有查到,那威立雅就有,就要受处罚,因为这违反了特许经营的协议。这里是否涉及威立雅定期的巡查,尚不清楚。

NBD:这次事件,威立雅因外资背景受各方的关注。

金永祥:如果确实是威立雅经营问题,按照特许经营,其是要受到处罚的。我认为,这次该做的是严格执行特许经营协议有关条款,创造先例,建立政府对供水企业的监管体系,乱指责、乱炒作不是法制,也于事无补。

不让外资投资水务有些/

NBD:有人提到美国自来水不会让外资控制,为何中国自来水要给外资?

金永祥:水务在不同的国家不一样,威立雅不仅在中国,在其他很多国家都有投资。美国是否有外资,这个不清楚。

但像其他很多国家,外资供水是可以的,比如李嘉诚去买英国水务公司股份,李相对于英国而言也是外国人,不要外国人投资水务有些。另外,像PPP模式,外资也不能完全控股,兰州水务威立雅和平安保险占了45%的股份。

NBD:目前国家推广的PPP并没有明确外资还是国资?

金永祥:对。对于一个城市来讲,无论是国资外资都属于外来资本,都是PPP引进的模式,比如,很多城市有国企参与PPP项目,因为对于这个城市而言,外来的国企也是外来的资本。

NBD:如何看待威立雅这次事件?

金永祥:威立雅还是比较小心谨慎的。因为威立雅一直受严格的监管和监督,一点小事也变成大事,自来水应该是整个监管的问题。

PPP需把政府与市场边界划清/

NBD:对威立雅的指责还有种声音认为,水务为公用事业,本来就属于非竞争领域,不适用于私有化以及市场化经营。但我们看到,目前国家推动的PPP模式很大部分就在市政工程及公用事业上。能否谈谈利弊?

金永祥:以前政府对公共事业的运作,一般是平台公司或者自己的国有企业。但是政府的投资效率不一定很高。像医院、学校、监狱、水务、垃圾处理、地铁、天然气等公用事业,传统上这属于国有体制范畴,政府与企业没有界线,一般是委派的方式做,管理是靠帽子管,因为有帽子在,这个事会运转,这是传统的体制,但是否按合同约定或者节省资金,并不清楚。

PPP是将市场资本引进,而且周期长,甚至长达30年,这么长的周期面临的问题是把双方的边界划清楚,不划清楚,双方会出现扯皮的现象,对资源消耗较大。而咨询公司的作用就是重构管理体制,把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清楚,双方的责权清楚了,事情才好执行。

NBD:如何保证资金的节约?

金永祥:节省资金是有前提的,不是PPP模式就一定节省资金,而是在竞争的条件才会节省。如果没有竞争,政府建的污水厂原本只要3亿元,可能就会要4亿元,而如果让社会资本进来竞争,或许只需2亿元。市场经济一定是竞争,离开竞争就不是市场经济。PPP节省资金提高效率,一定是竞争的,没有充分的竞争,是实现不了的。

NBD:财政部称城镇化引进PPP可解决融资的关键环节,如何理解?

金永祥:PPP不可能解决所有资金问题,而解决的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投资的一部分资金问题。财政仍然要投资,假如42万亿元,一半由社会资本来投,这也减轻了很大部分的压力。PPP存在很多的模式,有财政购买服务的形式,还有经营收费的模式等。PPP项目是千差万别的,基本的原则是能市场化就市场化,社会资本能做的就社会资本做。典型的是污水处理,有的是BOT,有的是TOT,有的是BT,有的是委托运营,有些项目政府持有股份,有些没有。

PPP与公众利益不一定冲突/

NBD:对于公共事业,公众担忧的是企业为经济利益涨价的问题,其中水价上涨就是质疑的方面,如果PPP与公众利益冲突怎么办?

金永祥:PPP项目,企业参与竞标,政府选择一家报价低的公司,但这个与老百姓交的水费是有差价。投资人的回报是通过竞争来确定的,与我们交多少水费是没有关系的。政府从百姓手里收水费,比如是八毛,而企业的竞标价是一块,那两毛的差价就由财政补。不管政府收的够不够,与百姓不发生直接关系,而是实行收支两条线,财政有可能是补贴的。

典型的是地铁PPP模式,票价是两块钱,这与政府的结算价有差价,政府与公司有个合同价,假如我定的价格高,多的部分归我,假如定的低,我给你补偿。这等于是把市场化与公共服务在机制上解决掉,相当于政府购买了服务。

NBD:能否举一个PPP运行较好的例子?

金永祥:北京四号线。它的建设运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有30年。这个项目投资150亿元,如果政府投进去,一分钱拿不回,还要运营补贴。

现在做PPP模式,政府投100亿元,香港地铁和首创投50亿元,政府的100亿元是用来挖隧道等,而社会的50亿元用来买车辆和信号,政府就少投50亿元,压力小很多。然后再由京港地铁进行经营,现在双方的合同是,广告收入能够支撑50亿元,但是无法支撑150亿元,这个时候政府投的100亿元就不要了。

42万亿,真正的价值就在这儿,政府可以少投一部分。财政部现在推PPP模式,一方面是为化解地方政府债务压力,而传统国企进行改革引进PPP,可能会进行混合所有制,原来的项目都是国有,现在引进外部资金持股,这个平台赚钱也可以解决资金的问题,还会形成互动竞争的关系,逼迫传统企业提高效率,对传统企业会是一种触动。

mt4搭建
出售光缆
幸运六狮手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