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信了你的邪 第176章 戳心窝子

发布时间:2020-01-18 03:06:26 编辑:笔名

信了你的邪 第176章 戳心窝子

他们没有回警局,而是直接去了羽修在这边买的房子,沈念根本就没把u盘交出去的打算。

把u盘翻看了一遍,楚玉很直接地道:“拷一份给我,我拿去操作一下。”

沈念嗯了一声,复制了一份发他邮箱:“但是这里面并没有哥的下落,能不能查到?”

“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出境了。”羽修指尖在桌子上轻轻顿了两下:“我打个。”

他刚才想起,之前他曾经跟沈迟说起过在m国的一个合作对象突然把合作取消了的事情,没多久就出了这个事,会不会两者有什么联系?

响了很多遍,始终都是无法接通。

奇了怪了……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找到楚玉:“你近有没有跟厉盛联系过?”

“他?”楚玉心情挺不好的,没什么表情:“没有。”

别说近了,除了上一回沈迟在的时候有过拐弯抹角的联系,从毕业后到现在他们根本没通过没有过往来。

羽修有些犹豫地看了他一眼;“那个,我有个想法。”

对于他的歪主意,其实楚玉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听的,尤其在听说需要他去跟厉盛联系并让他帮忙以后,他更是连眼风都懒得扫向他。

羽修眼珠子一转,长叹一声:“唉,其实沈老大这次可真是无妄之灾,你看,要不是因为你爸,他不会卷到这案子里来,要不是因为你,他不会跟厉盛扯上关系,要不是因为你爸和你,郭嵘不会死盯着他,也就不会有这次的事儿,更不会失踪……”

绕来绕去的,楚玉被他绕晕糊了,拧着眉头:“你这是几个意思,你的意思是沈迟这样全是我害的?”

“我没这么说。”羽修看向窗外。

齐健瞅了他一眼,脑筋一转大概明白了点什么,贱兮兮地点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大概跟这意思差不多吧。”

坐他旁边的沈念面无表情:“楚玉你是不是装的?故意演戏给我们看吧,我不相信你爸做的事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说羽修和齐健让楚玉有些恼火的话,沈念的话直接让他炸毛了。

他简直气得都要说不出话来了,伸手指着沈念,你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我怎么了,说的不对吗?”沈念毫不客气:“不然你怎么刚刚好在阳海市,难道不是因为事先得了消息?之前我就一直觉得你挺奇怪的,听说以前你对郭嵘还挺同情,圣母啊?我不相信,你又不是个傻子,我看,傻的是我哥,竟然还把你这种人当朋友。”

这句话真的是……蛮戳心窝子的。

素来脾气好的羽修都听得心惊胆颤,都不敢看楚玉的脸了。

楚玉当然气得不轻,但沈念毕竟是沈迟的弟弟,亲弟弟,他就算是想发火都发不出来。

话糙理不糙,沈迟的失踪的确和他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他再怎么辩解也解释不清的。

他沉下脸:“你想怎么样。”

“照羽修说的做,打给厉盛,让他想办法。”沈念平静的脸上有着与他的年龄不相衬的沉稳和冷酷:“只要我哥平安无事的回来,我任你处置。”

他自然也知道今天这通话是得罪了楚玉的,以楚家的家底,几个沈念都不够看,但是为了他哥,他得罪了又怎样!

齐健挺胸抬头:“对,算我一个。”

眼看楚玉被怼得没话说,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却一声不吭,扭脸过去打去了,羽修扫了眼沈念和齐健,递了个眼色过来:干的漂亮!

这其实真的是在欺负人,也就楚玉这种涉世不深的小白花能被他们三言两语就挑拨成这样了。

等楚玉打完,羽修连忙做好人,在中间当和事佬,好容易才把楚玉哄得脸色稍微好转。

一旁的齐健默默将这一手学会了。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真是好棒棒。

不一会儿,厉盛回了过来,楚玉扫了他们一眼,为了表明自己的无辜,直接把放在车子的中间打开扩音:“喂。”

“小玉,沈迟已经出境了。”厉盛声音很柔和:“我这边目前只能查到他是坐了私人飞机离境的,但是具体降落在哪里并不能肯定。”

“你能帮我找回他吗?”楚玉面无表情:“多少钱都行。”

厉盛被噎到了,没好气地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在于,这个把关的人,是……你父亲。”

“什么意思。”

“就是,郭嵘离境的消息,是你爸透出来的,等于是说,是你爸故意把他们放走的……”厉盛颇为无奈。

没等他再说下去,楚玉脸色很难看地直接切断了,打给他爸。

但是这一次,打了很久很久也没能打通。

曾经说好二十四小时,永远为他开机的那个,一直没能打通。

“我去查……”羽修看了眼楚玉,干咳一声移开了视线。

楚玉指尖停在屏幕上,心里一片纷乱。

齐健看了看沈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楚家的情况他们并不清楚,所以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倒是沈念,低头想了片刻,冷笑道:“羽修,你能不能查一下楚玉他爸的去向?”

在沈迟失踪的当口,楚玉他爸也联系不上了,两者没猫腻才怪,没准找到他爸,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沈迟了。

这道理羽修当然懂,只是这样……

他叹了口气:“我让人查一下。”

沈迟到底在哪儿啊?人海茫茫,世界这么大,他们该去哪里找……

冰冷的海风带着海洋独有的鱼腥味扑面而来,站在甲板上的沈迟伸了个懒腰,愉快眺望着远方。

这是他跟郭嵘谈判后得来的难得的一个小时的休憩时间。

反正船上没有任何信号,想必他就算是想传递消息也不可能,如果他真的敢有所行动的话,他也能时间发现。

所以郭嵘除了让人紧紧地盯着他寸步不离以外,倒也没像他刚醒来时那样把他绑在椅子上。

当然,私底下潘静是知道真正的原因的:随着船的航行,他们离陆地已经很远了,就算沈迟夺了救生船都不可能活着到岸,他们也确实没必要那样防备着他。

十堰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象州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专治癫痫病
酒泉白癜风治疗价格
治白癜风新疆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